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2017-06-28 16:56:31|  分类: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武戈


武戈艺术简历


         武 戈  男,汉族,籍贯山东沂南,1947年生于辽宁桓仁县沙尖子乡闹枝沟村;老三届高六七; 1968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军46师136团,从事过连队文书、政治处美术专责、电影放映工作;1973年3月复员到水利电力部第一工程局从事美术宣传工作;1981年1月调入东北电管局桓仁发电厂,先后从事思想政治和美术宣传工作直到退休。
        1975年开始展出发表美术作品,1987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
        画画之余,喜欢读书、写作,和徒步旅行。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小版画 藏书票
——传递友谊的青鸟

武 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萌生了个想法:要刻印小版画。原因大约有一下几方面。1981年我由水力发电基建企业调进一家水力发电生产单位,工作也由原来上万产业工人的工会美工,转为不足千人的发电企业的党委宣传部干事。我原来的美工专业是油画为主的西画,而现在的岗位是运用文笔、从事的是思想政治工作,没有时间、也没有适合的场所进行以前多为主题性的油画创作,而对绘画的钟情又不改,于是在一次翻阅自己的速写本子时我想到了“小版画”。小版画,对画面主题要求比较随意宽泛,一枝野百合,一条溪流上搭成的简易木桥,一弯来拐去的阡陌小道,刻印在巴掌大的纸上,装在信封里就可以投稿······如果刊发了,还可以让我在各地的业内友人看到,啊——,老武还在画呢!那个时候,我虽然由吉林第二松花江畔辗转回到了辽东浑江右岸,离家还有十多里的路程,且中间横着一条江,就是说要回家你不过江就得爬岭。家妻带着两个幼子在一所乡村中学任教,我既顾家又要做好事,就只能不断地忙着赶那条江上的渡船,无法乘渡时就爬那座陡岭,我那时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自行车。在春秋农忙时节或家中有事,我得比周围同事每天多付出3—4个钟头的时间和体力。所以深感时间的宝贵。我原来专业所长新单位领导也知道,有这方面的工作需要时也安排我做,包括系统里举办的展览,下派基层大修现场等。尤其在生产现场,我既要动文笔,也动画笔,黑板报、经过整理上墙的现场速写······
       以上是我自身的变化。那么外在因素呢?
       1976年初,辽宁省曾办过一个工农美术创作班,那次我在油画组,另有年画组,国画一组、国画二组。我们油画组待作品进行到画布制作时,指导老师发现有几位作者的作品完成上有困难,和创作班领导商讨的结果是改为版画。临时配备了专业指导教师——也就是后来的辽宁画院的郭常信和吕燕老师,安排了一大间原作打乒乓球的屋子作为工作室,仍归油画组管理。因当时我被指定为组长,自然就常到那间屋子里去。对于怎么定稿,落实版材上去,涂地色,打蜡,烘烤,各种刻刀的运用,拓印,就有了初步常识。也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后来成为桓仁农民版画奠基者的李德甲同志,那时他还在丹东,因他们是中途来的,也在这个版画工作室。
       我1981年初回到辽宁,到了年末,曾供职的水利电力部第一工程局那位非常要好画油画的朋友马万山去吉林艺术学院进修版画专业去了。通信中的文字,随信寄来的版画习作,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到了1982年春季,鲁迅美术学院版画系李融龙老师和工艺系姜维常老师来到我所在的辽东桓仁写生兼采摩写生教学点。我认识李老师还是在1979年,那时他是奔学生时代收集创作素材曾去过的长白山里的靖宇县,因为距离很近就到了白山水电站建设工地,因为他是从事版画教学的,主管领导就交代我全程陪同李老师。言谈中知道,原来我们都曾经在一个红军团队服过兵役,提起一些人的名字我们都熟悉,友谊就这么延续下来了。那位姜老师系黑龙江五常县人,纯厚质朴,谦和,版画作品好,速写画得好。这次来,我事先替他们安排好了食宿,他俩又帮助我完成份内事,比如写大字标牌,刻钢板什么的,我就有充足的时间陪同他们去乡下各处写生了。两位老师能走路时不坐车,带着相机却不常用,尽可能用眼观察,用心感受,用笔记录。晴天可以利用光这一造型因素,阴天则侧重结构,画面强调装饰效果等。对我这样的自学者,对我后来的外出深入生活影响是相当大的。这是自那次省创作班初具版画常识后,更近一步的理论和实践上的了解和体验了。
       1984年的第六届全国美展在即。我的异地奔波日子刚好结束。不种地了不跑路了,我的业余时间又充足了,这时又碰上了个让我高兴随即沮丧的事——鲁美招考10名专业岗位满5年、年龄28—40岁在职生,学制两年,不上文化课只上专业课。那年我38岁,机不可失。当我拿着表格探寻在子弟中学一语文课堂门外时,妻子走了出来,我简短说明情况,她立马同意,说全当我们再两地生活两年。可是,在企业党的主管那里遇到了麻烦,怎么说都不行,我的部门领导出面也不行。待心绪平息下来,决定继续走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路子,以创作带动基本功训练,信心斗志重振。那年夏天,我的油画作品《刮瓦》挂在了辽宁美术馆。我去看展时先拜访李、姜二位老师,然后一同去展厅。我的作品右边是鲁美油画系老师佟安生的《土井》,左边是该系毕业生的毕业创作,题目忘记了,画面是一个在厨间系围裙的女子,手里拎条鱼······李老师说你也真争气!我说我不为他们,我为我自己,我在逆境中呆惯了。姜老师则拍着我的肩膀,好!武戈,桓仁的尘土终于没有埋没你,就这么干下去!
        自此,我利用业余时间一边继续着油画,一边琢磨着版画,购买刻刀,收集各种因小丢弃的板材,到单位打字室要点油墨······到了1986年初,第一张小版画《风雪夜归人》印出来了。但这时我对版画语言还是不通,效果就如同延安时期那些以线为主用于印刷版的差不多。一次,我借到市委宣传部开会之机,拿了几件粗糙的小版画到《本溪日报》社美术摄影部找李鸿飞老师帮助指导,受到了李老师鼓励:“对!这不挺好吗?就这么坚持下去。”还把几件小画留下了,尽管后来没有发表,但是给我的鼓励确是很大的。这年的五月底,我去北京参观“当代油画展”,回途经沈时去拜见李、姜二位老师,姜老师已发现健康隐患,说到他曾表示要去沂蒙老区收集创作素材时,感慨道:“你自己去吧,唉——,我现在只能保命了。”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面。李老师现在已年逾八旬了,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
        到了1987年夏初,桓仁县文化馆举办版画学习班,这在桓仁美术史上还是首次。还知道主讲为市群众艺术馆的辅导老师李德甲。此前,亦曾在《本溪日报》上多次见到署名“李德甲”的版画作品,心想能否是丹东东沟县那位“李德甲”呢?开班那天有所准备地提前去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待开始,文化馆辅导魏增祥老师同那位主讲一起走进教室。眼前这位“李德甲”正是十年前我在省城沈阳见到的那位“李德甲”。待魏老师开场白结束,这位李德甲就开始讲述这次来桓开办版画学习班的目的、任务、意义和要求,以及学习步骤,版画的发展历史等。大约一个多小时吧,上午的内容就结束了。这时我走上前去,掏出那个十年前留有他亲笔签名的小本子······李老师突然眼睛亮了起来,啊——原来你就在这里啊!
        关于桓仁版画起步及其后来的发展史,本溪市艺研所杨雪松同志作了大量、深入的调查研究工作,她的论著《桓仁农民版画调查报告》和《桓仁版画之美》已有详尽记载,故不赘述 。
        这年10月,中国水利电力文协在广西桂林举办首届油画讲习班,同时开办的还有第二届版画讲习班(首届为1984年秋在长江葛洲坝,历时两个月)。因为版画家莫测老师为部文协的,系统内版画发展自然较油画要早要快。这次我是作为油画作者来参加学习的,可是按报到顺序我竟和版画班的几位作者宿在一室,尤其前面提到的“马万山”。马万山自吉林艺术学院进修结业不久即参加了首届讲习班。这次同室的除了他还有武汉水电学院院刊编辑魏扣生,湖北沙市电建二公司的李文权,湖北丹江口管理局的裴建丹,大连发电厂的马兴顺(油画班)。也正是因为他们,我还认识了广东韶关发电厂的周平海,宁夏电力工业局的程全友,江西分宜发电厂的李三立,北京热电厂的杨德荣,华北电管局文协的李君亚,葛洲坝工程局的李少斌,河北保定热电厂的张光辉,还有先前认识的黑龙江佳木斯发电厂的姜世生,以及后来相继认识的北京中国电力报美编陈乾、葛洲坝工程局局报编辑部女版画作者胡可应等。他们已是业内挚友,融入这个群体真让我眼界大开。
       公共课“现代艺术构成”由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青年教师田旭桐讲授,我认真听记;版画课为浙江美院的徐英培老师讲授,我也挤时间去听,认真记笔记;油画课由安徽师大艺术系的林加冰老师讲,我更不能落下。所以那个时段我显得比别人忙些。外出写生,明明带着油画画具,却像版画学员似的只画速写黑白稿。结业创作期间,油画业内同道就揶揄我,老武你这是画版画呢?待我到别的学员屋里看时就不免心虚了,人家谁都比我画得好,专业语言都比我到位。真是的,我到底是来学油画的还是学版画的?连自己心里也没了底,有时甚至很沮丧。可是,等举办结业展作品上墙时,我快乐了!原来,众多油画作品制作过程中单看时很好,聚集时共性多个性少,视觉效果就不如从前了;而我从版画艺术中得到启示:大量运用相似型,注意重复中的渐变,强调黑白效果,突出节奏韵律感,就与众不同,视觉效果大大提升。四年后,我参加中国电力报在贵阳花溪举办的新闻美术讲习班,主讲为北京服装杂志社美编聂昌硕老师,课题为“符号起源”、“符号美学”、“比差美学”,当时听课笔记至今仍不时翻阅。结束前,请贵州版画家董克俊老师演讲,他的一句“把自己精力局限在画种小圈zi里不会有出息”给我莫大鼓励让我明确了今后方向。一个自学者我的油画作品能挂到辽宁美术馆,挂到中国美术馆里去,与上述老师们谆谆教诲、众多业内挚友影响是直接相关的。在本地,我被认为是油、版杂交成功者;而桓仁版画主力之一的于东风,则是把油画艺术语言运用到版画里去的成功者。这是后话。
       讲习班结束时,我不仅有了一帮全国系统内的油画界朋友,还有了许多版画界朋友。
       也就是自1987年底吧,根据不同对象,我将印好的小版画,藏书票,甚至还有来年的生肖内容类似贺岁卡似的小版画,分别装入信封一一寄给这些新朋故交。随后,我也陆续收到回赠。除了小版画、藏书票外,有的是书法文字,有的是寥寥几笔的漫画,有的是诗词,有的是刊有其文学作品的杂志,当然也有市面上出售的贺卡了。——这样的友谊传送靠的就是这些小版画、藏书票,一直坚持到九十年代中后期,也就是手机短信功能的普及利用,才渐渐消逝。后来,当我收到群发的贺岁短信而非专拟就的有明确针对目标时,更怀念那个时候那些殷勤探勘的青鸟——小版画、藏书票们,她们才是传递友谊的忠诚使者。
        前面提到的许多人,有的英年早逝,有的地处异域他乡,有的离开了那时为之努力的事业另择它途。当然,也有几位坚持不改初衷且有更高的建树,为版画艺术作出贡献者,也有的几十年失去联系不知去向。2013年底,当我把马万山的遗作散文集《逝去的大石湖》编辑付梓后,待寻寄曾是我们的版画界朋友时,只有一位湖北沙市的李文权回复,且已是病中了。但是,每当看到这些载有他们亲身印迹的小版画藏书票时,他们的音容笑貌,那段中青年时期的有趣生活都会重现在眼前,让我不忘,让我怀念。

                                                                                                                      2016·08·18


武戈写给董大可、何鸣芳的信:

        何、董二位老师:这件事总算做完了。但考虑再三,觉得本文只能作为资料供你们今后讲究时参考(包括图片),不宜刊发,尤其不宜与桓仁版画结集使用。因为文字中涉猎桓仁版画方面很少(文中已说明),我刻版画时间也只有六年,和后来一些从事版画事业的同志没法比。另,桓仁版画实为官办,话怎么说文章怎么写应该是有说道的。就本文而言,藏书票只作为小版画里专属功能的一种,未详细阐述。2014年秋我去杭州参观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作品展期间,曾先后参观了中国美院陈列展、全山石美术馆陈列展、上海龙美术馆的革命年代陈列展,见到许多原作感到很吃惊。比如,延安时期的一些小版画就像藏书票那么大;一件工笔画(界画)最小的尺寸只有11cm。而现在的画越来越大,上触天下杵地,实际上也体现了作者内心的空虚和浮躁。说起来,我如今也是个看客了,现在已进古稀,社会职责已结束,人生职责还在继续,于事业于后人。这次你们还寄来了那么多的证书,实话说这些对我已经是多余了,今后如用得着我做什么事,我会一定尽力的。武戈又及。
                                                                                                                             (8·18)



武戈:“浑江版画会”的始创者
 
杨雪松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左起:闫福新、武戈、张庆年、杨雪松、贾巧凤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当年的“浑江版画会”成员


娓娓讲述引出文化课题



        2012年5月23日,本溪市举办“文心雕龙——桓仁农民版画25年回顾展”。地点在市图书馆一楼。当时我在此楼1102室文化局党委工作部办公,所以方便观看。没想到,展厅里第一个迎出来的是武戈老师,他是我油画界的朋友,不想也是农民版画的重要作者。
        在他的引导下,我欣赏了每一幅作品。同时,还听到了每一幅作品背后的故事。在他娓娓道来的讲述之中,我听出了地域文化的丰富与传奇,听出了民间艺人的坎坷与奋斗,听出了一代人的抗争与困惑,听出了桓仁农民版画这一本溪文化品牌的历史沉浮。
        随后的几天,恰逢本溪市征集哲学社会科学课题,我与艺研所的庆成所长商量,申报了《桓仁农民版画历史文化及产业的深度探究》课题并组建了课题小组。组员是:本溪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孟祥利,美院版画系毕业,常年坚持到桓仁辅导;桓仁文化馆馆长王洪军、副馆长郭莹,是桓仁版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实践者;画家武戈,桓仁发电厂退休员工,喜欢读书写作;本溪画家贾巧凤,从事过版画教育工作,吃苦肯干;年轻人马佳,市艺研所文字编辑,聪明知性。
        到了冬季,我们去桓仁实地考察。武戈领我们坐上县城开往乡镇的汽车,领我们敲开每一位版画作者家的大门。如果路途实在曲折不明,他就劝我们不要冒失前往,又自告奋勇“打前站”,由他独自一人先去访问。这个67岁的独行侠,先后撰写出《卢振东,一位虔诚的民间艺术家》、《走访已故农民画家刘玉惠》、《追述魏增祥老师二三事》等篇章。此外,他还寻找到魏增祥、刘玉慧家人的电话,寻找到远在大连、日本的李海霞、孙慧玲等人的电话。我们离开桓仁正方宾馆的前一天,武戈把家中珍存二十多年的资料都拿来赠送。这一份信任,该是多么重。
 
 
           李桦题字“浑江版画会”


        1947年,武戈生于桓仁沙尖子乡闹枝沟村。父母是青年时代闯关东过来的,所以到了武戈念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全家回山东老家生活了一年,后又回到原籍定居。1968年高中毕业后参军,历任战士、文书、美术员和电影放映员。1973年复员后,到水电第一工程局当美术干事,1981年到桓仁电厂任宣传干事和美工。
        他的农民出身和大企业美术干事、宣传干事身份,决定了他的版画创作围绕两个主题发展:民间版画和工业版画。
        在当时的桓仁农民版画队伍中,武戈是年龄和作品较成熟者,是多次重要展览的主力。而在桓仁职工版画的队伍里,武戈是主要创始人和领军人之一。
        武戈回忆道:桓仁版画分三部分。一个是农民版画,二是职工版画,三是教育版画。
        李德甲是全面的指导帮助。农民版画魏增祥带头,职工版画武戈组织,教育版画的组成是任凤山在参茸厂学校、陈东明在普乐堡学校、孙继相在桓仁四中、闫福鑫在发电厂子弟学校、孙继成在桓仁镇中心校。
        1987年,桓仁首届版画学习班结束后,武戈开始组织桓仁电厂职工版画。经过和李德甲老师多次探讨后,在工会主席张庆年的大力支持下,先后举办了六期版画班,每期一周左右。1990年,“浑江版画会”成立了,李老师还请注明版画家李桦题了字。
        当年,武戈和李德甲老师有约定:将来桓仁版画分两部分。农民版画以文化馆为阵地,职工版画以“浑江版画会”为基地。
        很快,“浑江版画会”为电厂带来文化新气象。1991年7月1日,东北电管局在沈阳举办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展,桓仁电厂选送60幅清一色版画,引起举办方重视,为他们单独开设了展厅,良好的反响使电厂获得了组织奖。1993年,武戈被授予优秀版画工作者称号。
        在武戈的心中,还有一件憾事。他本计划于1992年纪nian延安讲话的时候,在市里举办“桓仁电厂职工版画展”。但是因为各种外在因素干扰,后来还是没有做成。
        虽然岁月蹉跎,但“浑江版画会”并没有在电厂人的心中消失。2012年11月18日,在电厂中老年书画苑,原工会主席、74岁的张庆年对课题组说:“回忆搞浑江版画会的事儿,当年武戈很有热心,规模也挺大。东北电管局专门为桓仁电厂搞版画展,地点在沈阳东电招待所会议大厅,很大的地方,整个东北电力系统的人都去观看。之后,我们的目标是准备先在本溪展、再到北京电力工业部展览浑江版画,但都没有实现。最遗憾的是影响一批版画家的发展,他们当时的热情非常高,创作的内容也非常丰富,都是反映职工生活学习的。武戈的《起吊》很有影响,画的是负重几十吨的一排排铁索,生产和管理人员一声不吭注视着起吊,绘画语言有藏有露。这样的企业文化可以振奋职工精神。”
        在纪nian桓仁发电厂投产发电30周年的《浑江之珠》纪nian册上,有一篇反映企业文化的长文,其中有一配文的照片就是当年浑江版画作者围在一起创作的开心场面。
 
                        
                                                       初识版画的日子里


        武戈不仅仅是版画家,他的主业原本是油画。在油画与版画之间,他反复游走,带来的是技法上的突变与惊喜。
        1976年2月份,辽宁省为举办工农美展,到本溪来搞草图观摩会,会上选中了三位作者参加省工农美术展创作班:一个是本钢南芬区的杨树茂,一个是本溪县泉水公社画年画的农民韩玉库,还有一个就是桓仁水电局的武戈。因为武戈是复员军人,又是党员,所以被指任油画组的组长,住在省第一招待所,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指导老师是美院的孙文超和徐加昌。
        当时参加班的作者普遍水平偏低,有些作者的画不得不临时改为版画,尽管另安排了版画工作室,仍归归油画组管理。武戈经常到版画组去看,慢慢知道一些版画的做法,比如一开始怎么起稿,怎么定稿,怎么磨平,黑白关系、涂色粉笔、打蜡、下刀等等。从东沟县来参加创作的李德甲就在这个版画工作室,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接触。
        1981年,武戈从水电第一工程局调至桓仁发电厂。由于单位小,不能有专职美术干事,但正好宣传部门缺人,就在党委宣传部当干事。
        大约1985年下半年,由于工作性质,画油画不方便,还因为平时画了很多速写,但又不适合油画,就想到版画。一朵花、一个小风景,哪怕巴掌大小的画,投稿到报社也给用。
        1986年,武戈刻了接近20张小版画。到市里开会的时候,拿着版画到市报社找到摄美部的李鸿飞,李老师说:这不挺好吗,就这么刻吧!虽然没用,但鼓励很大。
        平常,他与县文化馆美术干部魏增祥经常来往。1987年五、六月份,魏增祥说李德甲要来。
        武戈心里想:近两年经常看见李德甲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他是不是1976年在省里搞创作的那个东沟人?
        过几天,版画开班时候,李老师走进教室来,武戈一看:这不就是他吗!等下了课,他拿着小本走近李老师,说:我这本上有个签名,和你是一样的。你看看。李德甲说:啊,原来是你!
 
 
            油与版的艺术杂交


        李老师到桓仁来,传授专业版画。当学员创作时遇到困难,所以想到了民间木版画。而武戈走的恰恰是专业版画路子。所以他产生思考,什么是民间,民间和民间是不一样的,想不明白,就到美术馆看。
        1987年9月末,他接到任务,到广西桂林参加全国首届电力油画讲习班。正好,第二届版画讲习班同时在桂林沙河电力疗养院举办。所以,他有意与版画学员在一起住宿,找机会听版画课。当时讲课的是浙江美院徐英培老师。
        那次学习,虽然他是油画班二组组长,但基本没怎么画油画,总是拿着速写本子、照相机到处跑,还去听人家版画班的课。后来,班里对他有意见,说你到底是学油画还是学版画的。油画老师林加冰说:武戈,你来之前都到过哪里?武戈回答说到了沂蒙山、孟良崮。林加冰老师说:我明白了,你为什么到这里没有绘画激情了,你已经激动过了,这地方激动不起来了。
        武戈回忆:“有两天乘船沿着漓江而下,到兴坪小镇住下。同住是黑龙江鸡西的赵虢挚,锦州的李赤峰,三人各有所长,我们基本是辩论到半夜才睡觉。老李说要学基本功,老赵说创作最重要,我说时间不等人,不能走老路。”
        “我更尴尬的时候来了。人家说:老武啊,你画的那是油画吗,是画版画呢。听这话,我感到底气不足。可是等作品上墙以后,效果出来了,因为借助版画的技法,让色彩冷暖爱黑白里变化,画面视觉的冲击增强了,而那些油画语言很到位的作品并列在展室时,倒整体效果弱化了。”
        “我刻了六年版画,但版画让我受益匪浅。用刀远比用笔有力量。你想复杂也复杂不起来。到了最复杂的时候一片虚黑。只有版画家丰中铁把虚黑变成虚白,而国画家李可染把虚白变成虚黑。张朝阳石板刻出的造型肌理非常精到,老画家吴凡最早的水印版画《蒲公英》、《小站》极具国画特色。”
        通过版画的学习,武戈把版画的二维、边缘硬化,还有版画阴刻阳刻、装饰色彩等技法移植到油画作品里。如油画《焊工姐妹》、《多彩的季节》。
        木刻的刀法是一组一组的变化,是一种组合。武戈掌握木刻版画之后,油画也做到几笔一变。1992年开始,他转入工业题材油画后,运用借鉴了重复渐变、装饰色彩的版画方法。这种艺术杂交使他找到了自己的符号。大幅油画《红色乐章》参加改革开放二十年全国产业艺术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1999年获“辽宁省建国50年美术创作成就展”优秀作品奖,2003年中国电力美展金奖,2004年残疾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美展获优秀奖,作品被北京民族文化宫收藏。
 
 
                                                       思考决定绘画的灵魂


        武戈不是一个盲目的画者,读书思考成为他生活的常态。一个勤于修炼思想的人,其作品必然是有灵魂的。
        他讲述油画《青春祭》的创作过程:“2002年底到电站坝上去,登上岩石的时候,心里一亮,素材来了。坝体上下浑江两岸陡峭的石壁上到处留有建设者奋进的印迹——钎痕,当年他们都很年轻,意气风发,可今天,无数钎痕还在,可他们即便幸存也已经步履蹒跚,已经无人注意他们了。”
        “油画《望天.看地》里面含有现代工业思维的理念:我们要保存人类生存环境。在国家进入工业强国之列时,我们国家级美展中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却总是那些怀旧废弃工厂机床的绘画题材,这一现象令人深思。”卢梭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科学就是走向死亡
        思考的结果,是他敢于提出质疑。2005年10月20日,武戈到北京中国美术馆参观“第二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看完后,他在意见本上留言:A:阎振铎《信天游》画幅那么大,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可不看题目标签都琢磨不出来什么意思。大师心里作何想,主办方又想达到怎样的效果呢?B:王式廓《血衣》(素描)被“戏说”、“瞎说”了一通。不管作者要怎样的探索,这样对待一件非常有影响的作品我认为不妥!C:徐唯辛《打工图》为代表的一类作品,人文精神矮化,对劳动者戏弄不恭,传达给读者的就是一个字——愚!
 


                                                           对版画的认识与遗憾



        武戈讲什么是版画,讲得非常好:
        “什么是版画,版画原本离我们很近,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却把它看的很神秘。
        那天我们在本溪市开画展,有个小女孩就在展厅里问她妈妈,说:妈妈,什么是版画呀。她妈妈也无法回答。我就走过去说:小姑娘,今天外面下雨了对吗?你的鞋被雨打湿了,你现在回头一看,自己印在地上的脚印,这就是版画。“
        他说:“我们男孩子三四年级的时候很淘气,总和女孩子打架,但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发育早,长得比我们壮实,所以我们总是打不过她们。后来下大雪,男孩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在雪地上躺下,四肢朝天塑雪罗汉,形成一个凹下去的人形,然后在旁边写下某某女孩的名字以及轻蔑这个女孩的言辞。等到第二天早晨上学,这个被凹刻在雪地上的女孩就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看她是如何生气发疯的。那么这个凹刻在雪地上的人形,就是版画。”
        “还有,我们在葫芦片上刻图字,然后印到纸片上,做成一种如今儿童玩的那种叫做‘片儿’的玩具,其实也是版画。”
        武戈说:“我没上过专业艺术院校,不等于没接受过别人的帮助、教诲,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没交过学费,现在我老了,要竭尽人生之责,对社会、对年轻人不收一分钱学费。”
        关于停止版画创作的原因,他说:“油画、版画创作任务、单位日常事务繁多,实在力不从心,且已人到中年。再者,版画里面的学问也很多。我半路出家,年近四十才手握刻刀。有时肩周炎、后背都疼,控制刻刀的时候容易跑刀。预期两方面都平平不如倾力于一面,于是我推手油画耕耘的田园。”
        “桓仁版画的遗憾是:没有系统地一直坚持下来。一直断断续续的。这些作者们,有工作的还好有一点。没有工作的,就看个人运气了。陈东明、曲东立都发展了自己的文化产业。但任凤山和刘玉惠不具备这种能力,政府的文化部门就应该多关注他们一点。有一些城门楼、长廊等工程的绘画,可以推荐给他们。
        我第一次看见刘玉惠不是在版画学习班,而是在市里,文化街路口。他正跟别人讲,拿着年画要到沈阳出版。我觉得很可笑,我看过出版年画,原作都是很精细的。但是他敢做,敢到出版社找到工作人员。第二次是到版画班上。我见到他,联想到我小时候读过一段文字是描写音乐家杨科的,杨科常常从自然界的风雨里听到美妙的音乐,他妈妈常因此打他耳光。(也许今天的刘玉惠就是画界里的杨科。)
        刘玉惠常在被窝里画,不见得是刁钻古怪。他弟弟刘玉伟说,他的画把他毁了,两个儿子到现在也没结婚。他的邻居说他不缺心眼,就是老实。
        桓仁版画一出道就太高,一下子走进了国家美术馆。造成刘玉惠缺乏对美术界逐渐的了解。他弟弟说,刘玉惠现在去世多少年了,北京还总来电话,说要给他出书。人家要挣钱,但刘玉惠们却不明就里,不懂社会潜藏的风气,不会识别。有些损失,也是文化失职。”
 
        2012年夏季,云南省电力文联主办的杂志《光环》刊登了武戈版画藏书票作品选。这让他怀念起1990年参加“中日藏书票展览”的幸福日子。
        藏书票是小版画,版画是他世界里的小宇宙。曾经带来光焰,永远停留在深处。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作品选集 

武戈 (桓仁农民藏书票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这是1990年,武戈参加第三届全国藏书票展的入选证书: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6) 武戈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
展览相关黏贴: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5月23日欢迎您!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暨藏书票论坛系列活动》在宁开幕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1)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2)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3)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4)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5)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