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2017-06-26 18:31:22|  分类: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刘海晶


 刘海晶:曾决心把版画搞到底

杨雪松


        2012年12月11日,课题组到桓仁县四道河镇四道河村,访问版画作者刘海晶。她的作品《山里的姑娘》、《幸福之家》、《新娘》、《摇篮》等,曾经两进北京参加展览。
         那一天嘎嘎冷,地上积雪老厚。我们慢慢地踩着村路,正赶上有谁家烧周年,请了乡野歌手在院子门口唱小曲儿,女歌手年轻,穿着鲜艳的羽绒服,嗓子嘹亮火辣,脸蛋子被冻得通红通红的。
        推开刘海晶家的院门,一个小巧灵秀的妇女迎出来。她热情开朗,请我们到炕头取暖。又拿出准备好的一袋子照片,全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拍的,有版画学习班的、有展览馆的,还有版画。
        刘海晶、我、武戈、贾巧凤,我们盘腿坐在暖暖的火炕上,看着照片,谈着桓仁农民版画的点滴往事。窗外是如烟的雪野,心中流淌着幸福的时光。也许是连日奔波受冻的结果,反正那一刻,好想就这样地老天荒地坐着,再也不想起来。
 

 痴迷画画总挨打

 
        刘海晶1970年生在桓仁黑沟乡,爸爸是黑沟乡供销社主任,妈妈是营业员。她有俩妹妹一个弟弟。五、六岁的时候,爸爸调到四道河子供销社当主任,全家搬家到四道河村。
        她回忆:“上小学的时候,我在四道河公社四道河大队四河小学。就爱画阳历上的影星,翁美玲、米雪、陈冲......同学们都来抢,都抢疯了。我自己没事到河边画素描。所有的书,空白的地方画的都是画。我三叔家的弟弟刘海武画的也好,我和他比着画。晚上熄灯了,拿手电筒照亮,在被窝里练习侧面画人,反复琢磨鼻子嘴怎么画。结果被妈妈发现了,打得我鼻子都出血了。”
         “有一次,大队门市房来了一个关里人,他来教玻璃画。当时我十一岁,也去偷着学。如果想正式学,得教学费,我没有学费,就在门窗缝儿朝里看。好在那时门窗都是破的。偷学之后,我会画大牡丹花。班上小姐妹今儿拿块玻璃,明儿拿块玻璃,让我画,我就给画。”
         “童年,四道河村东头、大河边的下老崴子太漂亮了,鹅卵石可干净了,沙子焦黄金色的,我喜欢得含嘴里好几次。河水边满是红梢柳子,柳树的树枝是红色的。大柳树从天而垂下,落到水面上。风一吹一波一波的,像大海。我在那玩,随时随地往河里扎猛子,上来两手都是蝲蛄。一到傍晚,青蛙不停叫唤。星空下有萤火虫,一拍手就飞到手上。北洋沟的大柞树,大得几个手合抱不过来,密得从这个树跳到那个树,竟毫不费劲。可惜,这一切,现在都没有了,树也砍了,找不到了。”
        那时候,刘海晶最爱画下老崴子的风景,一个人跑去,画毛骨朵花、婆婆丁,画放鸭子。那里的河卵石藏了这个小女孩的多少梦想和秘密。
        “妈妈让我去撸菜,可回来时菜没采到,本子上画满了画。每次都打我一顿。”
        “我把自己的画儿,连环画一样小本子订成册。可惜,后来让弟弟家小孩子来玩给撕掉了。”
 

     18岁的版画时光

 
        17岁的暑假,四河乡文化站的周忠玉办了一个美术班,有十七八个学员,刘海晶报了名。周老师让他们画石膏像,圆柱体和锥体,还请县里文化馆的王溪汇老师来教。
        转过年(1987年)的五月,李德甲来到四河村文化站,招版画学员。
        “那会儿我在山上采山菜。妈妈听说后找到李老师,说,我家大丫头爱画画,你收她做徒弟吧。”
         刘海晶说:“学版画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1987年5月11号,我上县城学版画。原来住在招待所,后来住文化馆里面,桌子凳子的拼一块儿就将就一宿。因为个子矮,又瘦,班里叫我蓝精灵。
          在一起创作,一天一宿不睡觉,同学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可有意思了。
          刚去,不会画。李老师说版画可以抽象,可我不会画抽象,人物和意思都在那了,就不知道怎样达到效果。也有不想画的时候。有一回,我画一个女人上山采蘑菇,原来画的是美女,可漂亮了,李老师说不行,耐心地跟我讲,说不用画的像素描那种有棱有角的,要变形。经过一段时间,后来变成抽象画。头一个作品《山里的姑娘》。总共画了五幅作品,《幸福之家》《新娘》《摇篮》等。”
         “魏增祥老师对我们,就像自己的爸爸一样好。练画画,练到中午没吃饭,魏老师让老伴做好吃的,拿到班里。我们抢着吃,可香了。魏老师去世是1997年,57岁。”“那时年龄小,任性,还爱闹情绪。有时想退。打退堂鼓。老师说谁画的好了,我们也有想法,情绪有波动。有一回我哭了,魏老师给我们买糖葫芦,说这个最大的给你,谁惹你生气给谁最小的。
         还有一回,我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李老师也哄我,陈东明也来劝。
         李老师从来不严厉批评我们。错了,也笑呵呵地跟你说错哪儿了,从来没有大发脾气的时候。”
        “最开始刻板子真费劲,怎么刻也不规整,线条不匀,像锯齿一样,还没有耐心。后来老师耐心教我怎么下刀,边上要整齐,有大面积的地方要用手按着一点一点刻。线条要流畅,刀法粗粗拉拉不行。刻第二个版子,李老师几乎就在我旁边站着,看着我刻,告诉哪个地方用手按着。也有自己不加小心,手破流血的时候。特别是用小斜刀,一不小心就划出血了。任凤山刻的老干净了,每一刀丝毫不差。”
         “陈东明最不容易了,领着老妈学版画,最艰苦,也最执着。学习期间,我们一起到陈东明家玩。他家旁边有个梨花沟,有个叫孙玉双的,家里的大梨老好吃了。吃了梨,一起上牛毛沟去玩。陈东明的妈妈可慈祥了,就像自己妈妈一样,家里也可干净了。版画班结束后,陈东明在普乐堡公社招学员。办版画班,左一批右一批地教。到现在还是坚持啊坚持,挺佩服的。”
         “在学习,李德甲38岁,武戈41岁。是年龄比较大的。我们住的是文化馆的地方,如果办公需要,我们被撵得没地方画画,刘长天就得四处找地方给我们,总换地方。
          李老师有时候也在大教室里住。到中午,看我们没吃饭,花自己的钱买麻花、饼干给我们吃。所有的照片也是李老师给我们洗照片发给我们。”
   
                              曾决心把版画搞到底

 
         “1988年五月,要去北京。电话打到公社告诉我爸,说你家老大可真厉害,这回要上北京参加展览。我爸从来对我不闻不问,这回夸我,大女儿给争脸。我下决心,这辈子不结婚了,把版画搞到底。”
         “公社拿200元路费,结果没花了。我妈高兴。”
         “ 北京去过两次,印象最深的头一次,李老师安排我把传单发给进展厅的人。很多人围观《俺家的果园》和《俺家的羊群》等。那时正赶上包产到户,人们议论说:这样的主题有现实意义。”
        “刘玉惠走了,我好个掉眼泪,后悔自己没给他什么爱心。没帮助他什么。”
        讲述深深打动了我们,一直在静静细听的武戈说:“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情。”
        刘海晶依然深陷记忆:“任凤山执着,性格一张白纸,没有歪斜的东西。他雕刻的小鸟像真的一样。我头一次去(他家),说:这小鸟怎么不飞呢。”
        武戈忍不住插言:“桓仁县有创作能力的还数任凤山。”
        刘海晶说:“从北京回来,三年的版画经历就结束了。”

 
                                                结婚后下地干活儿 
  

        版画经历结束了,但生活还在继续。作为农民,如果从事艺术活动却没有经济收益,很难坚持长久。用刘海晶的话说:“都是农民,还得生活。农村小孩上趟县城,兜子里没钱,有的只揣几毛钱。”
        “我21岁参加工作,上四河供销社当出纳员,学习查钱,摆弄账单,彻底没有时间画画了。供销社解体时,我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一岁了。我对象是农民,不善言辞,家里一切是我一个人做主。父母离异后,还得照顾妈妈和弟妹。弟弟离异,还得管侄女。哪有时间画画。
        那是最困难时候,真不想回忆那个时间。下岗了,不发工资了,回家了。我家原来条件好,后来不得不包地。为种地,我下雨天打着伞,看人家怎么种地。”
        “下岗以后,自己开过商店,发生过许多磨难。人生这一辈子,我不想大富大贵穿金戴银,平凡日子就知足了。
        现在同学发财了开大奔回来,原来我小时候吃橘子,别的小孩都不知道是什么,我家炸麻花,人家小孩没看过。难以接受的落差令我封闭自己。现在谁也轻易看不见我,同学聚会我不参加,遇到随礼,把钱随了转身就走。
        现在家里有十几亩地。种苞米,栽水稻。我在地里干活儿,一干就是一天。谁也不见。”
        “我接到武戈电话,说要采访,我激动够呛。给任凤山打电话。任凤山说,你可算来电话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消息。听说陈东明也来四河找过我,两次没找到。有一次离家不远了,站在那里打电话,我却不在家。”
         “现在绣画十字绣,整天绣,也有预定的,看中我的手法。”
        “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再做一幅版画。以后孩子结婚了,我还想画。”
 
  
        这篇研究笔记,大量采用了刘海晶的原话,因为太生动,里面饱含了她的真性情,描述倍加传神。她的语言就像一股清冽的山泉,如果经过咬文嚼字的加工,恐怕要失去原生态的味道。
        她的讲述很有代表性,农民从事艺术太难。小时候,妈妈为了画画总打她,她不理解。现在才明白,如果把精力放到学习上,考上大学,成为有经济基础的人,也许就不会21岁开始与绘画绝缘。但话又说回来,如果那样投入考学,就不会有她曾经的绘画成就。
        所以,民间艺术者的生存是在夹缝中的。他们心里的爱与苦,幸福与艰难,只有自己懂得,自己知道。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作品选集 

刘海晶 (桓仁农民藏书票


2016年《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162) 刘海晶藏书票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相关黏贴: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5月23日欢迎您!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暨藏书票论坛系列活动》在宁开幕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1)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2)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3)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4) 

《首届金陵图书馆全国藏书票邀请展》展览作品 (5一5)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