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2015-02-07 23:56:12|  分类: 缅怀梁栋主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董大可          何鸣芳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左一,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执行主席陈雅丹老师、中,郁田老师、何鸣芳


       在中国藏书票界,几乎没有不知道郁田先生的。他有一个雅号:“中国藏书票第一痴”。
       2008年金秋,在“北京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上我们一见如故,世纪坛下读方寸,长城顶上话寥廓,相谈甚欢。
       以后,几乎每年都要通通电话,一谈就是起码个把小时。虽说对他有了一些了解,却并不深。
       记得2013年初,再次拜访上海梅园杯国际藏书票邀请展评委会主任张嵩祖老师,他在提及郁田先生时赞不绝口:“他的一些观念走在了研究会的前面,他的一些行动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你们要了解中国藏书票的历史,不应该忽略他。”
       张嵩祖老师的这番友情提醒,让我们从此更加注意留心郁田。
       这次缅怀梁栋主席,又让我们想起了郁田先生。

       谈到梁栋主席的离世,郁田很伤心,他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这是一个大好人!
       过了两天之后,他将与梁栋主席的交往,以及自己在藏书票事业上的成长过程,做了一个非常有条理的回忆。
       听得出来,那是一种带着深厚情感积淀,发自肺腑的声音。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动,那是一种无限陶醉的幸福,那更是一份极为难得的虔诚与圣洁!
       那是一段、又一段,在生命旅程中始终伴随着自己,不断反复回放的映像,精彩而辉煌,熟悉而温馨、、、、、、

      “梁栋老师,我是从八十年代初认识的。”

       郁田在一本《读书》杂志上面第一次看到了藏书票,介绍的是李桦藏书票。循着线索,他联系上了李桦先生。

       “李桦老师是中国藏书票之父,是他搞起来的。这位老先生非常热心,他给我回信,还送了八张藏书票原作。他还特地给我介绍梁栋老师。”

       1984年4月2日,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成立。梁栋当上会长,李桦是顾问。中国藏书票事业的发展,进入了猛踩油门,强劲而全面的提速阶段。

        李桦、梁栋向郁田介绍了杨可扬。这三人不仅给郁田寄去自己的藏书票,还写信,热情鼓励郁田参与到藏书票的事业中来。

       “当时我想,老向人家要,总不是事。就开始试着自己做藏书票,跟他们交换。就这样,慢慢开始正儿八经地搞起了藏书票。
        我很幸运,一开始就是在名家大师的指引下,慢慢地去搞。也有幸成为了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早期的会员。”

        当时的研究会印有会员通讯录,郁田就根据名单“按图索骥”,跟全国很多藏书票作者联系上了。

       “包括热心于藏书票、却不一定搞藏书票的,像林默涵、刘白羽、臧克家这些当时大名鼎鼎的人。   
       我的藏书票收藏,要感谢梁栋主席,因为最早提供这些资料和线索的,全部是梁栋老师。他是会长,把许多热心者吸收为会员。
       就这样,我和梁栋老师慢慢地熟了。”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08年10月,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郁田先生游览慕田峪长城


       1988年,参加在大连举办的“第二届全国藏书票展”,让郁田有机会零距离、接触到众多的藏书票老前辈,眼界和思路大开。搞藏书票活动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在自己的家乡福建霞浦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县级的藏书票研究会。
       整个成立研究会的过程得到了梁栋主席的大力支持,不光是藏书票,更重要的是指引藏书票健康发展的理论和具体业务指导的文章。
       当时的会刊叫做《藏书票研究》,受梁栋主席的启发,郁田也开始慢慢学写一些文章。
       “梁栋老师耐心细致具体,支持了我自己,也支持了霞浦,支持了全国第一个县级藏书票协会的诞生。”
        这些经历,成就了郁田藏书票事业的早期辉煌。李桦、杨可扬,尤其是梁栋的藏书票主张,以及对藏书票的热爱和执着,深深地影响着郁田。

       1992年,文人下海的狂潮也搅动着郁田的心。
       一个不经意的转身,郁田离开了美丽的霞浦,来到了风云际会的香港,成了中外合资公司的董事长助理兼广告部主任,光一年的广告费用支出,他的小笔挥几挥,就是四百多万。

       “我这个人一见水就晕,下海扑通了几下就赶忙爬上岸来、、、”
       说起当年的那些趣事,郁田笑得喘不过气来。

       早年搞藏书票,在广东周边有不少朋友。
       于是,
       郁田被深圳美协主席骆文冠“招安”,
       在那里落脚谋生。

       1994年,对郁田先生而言,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年份。

       那一年,是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成立十周年。郁田和深圳美协主席骆文冠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活动。那位“改变中国版画命运的人”、那位“中国藏书票之父”的李桦先生,在参加纪念活动做完报告没多久,就仙逝了。这让重感情的郁田,心里十分难过,伤感不已。
       做点儿什么,告慰李桦前辈呢?成了郁田的一个心结。
       在此期间,郁田第一次走进了梁栋主席的家,梁栋和鹏程老师给他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从艺术上来说,他们的作品比较大气,比较认真,做得比较干净。”
       梁栋和鹏程老师所具有的精神境界,潜移默化、不知不觉地影响着郁田。一种大格局,一种全国视野,在郁田的心中一步步形成,渐渐升腾。

       行文至此,
       为了更深入、更全面、更符合逻辑地,解读郁田先生和那个时代人们的行为。
       我们认为:
       还是很有必要,先多花一点时间和功夫,较为透彻地,再来回顾和认识一下那个时代的大环境,再来透析那些以往被严重忽略的、但确实是在背后支撑着中国藏书票事业大发展的、深厚的社会心理和行为基础:
       此时的中国藏书票界,对办好两年一届的、高质量的全国藏书票展览,充满着热情和期待!
       不同的城市,人们卯足了劲,想方设法、各显神通,不甘落后。旺盛的精力后面,艺术家们有着一种至高无上的集体荣誉感,而不单单只是一两个主办者的个人意愿和激情。全国藏书票展,那就是擂台,那就是华山论剑,那就是全体同仁暖意浓浓的盛大节日!
       精美别致、高端大气、独特出众的藏书票展览,就是款待来自四面八方的藏书票名家、版画界老友们,最好的“聊以一尽地主之谊”的形式。把别人的心爱之物,布置得美上加美,生怕慢待了兄弟省市。整个展览就是一道艺术上和心灵上的饕餮盛宴。人们心甘情愿地做出那些超负荷的奉献。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08年10月,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中,游览慕田峪长城与外国艺术家合影


       那种老朋友之间的握个手抱一抱,亲切的锤锤肩膀拍拍背,活动之余找个地方搓一顿叙叙旧,哪怕喝高了,胡言乱语,也是一种情感上的享受,无以复加。
       这是许多老版画家经过“文革”,劫后余生、温馨重聚,是一种特殊历史情结和一种特定历史情感的自然延续和拓展。
       藏书票独到的交际功能,对那种特定的情感和友谊,所具有的珍藏和诱发功能,在世界范围内,中国表现得尤为鲜明和突出,带有极为强烈的、不容忽视的中国人文特色。
       这是中国藏书票得天独厚、浓香迷醉、深入心灵、不可或缺的“人情味”。是中国藏书票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核心内容之一。
       藏书票已经悄然演变成老版画家、以及那些喜爱藏书票的人们所共同拥有的,一种独特的情感媒介,虚实一体。
       藏书票在中国,实现着它自己特殊的历史使命,孕育和创造出一种特定的人文形态。这种待遇和贡献,世间少有。
       我们需要格外、特别、重点指出的是:
       这也是在时代风云中跌宕起伏的中国版画家,特别是社会涉及面最为广泛的木刻版画家,他们在历史进程中,尤其是在藏书票大发展过程中,紧密相伴的一个隐形产物。
       应着自然规律,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格外珍惜每一次的相聚。大多数的人,心思并不在费用的高低上,心思也不在得奖与否上,心思更不在能不能换到更多的藏书票上。心思的真正落点,是在老朋友的身上。
       重在参与、乐在重逢!
       能见到健康的、精神十足的朋友,那就是最大的满足和宽慰。
       确切地说,这是一种精神和情感上的、既无法遏制,也不可替代的需求。人的群居性、人的社会属性,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本质上,这是对“文革”,以及以往极左环境下“人怀疑人、人整人、人斗人、人糟践人”,极为恶劣的社会人际关系的、一种自发和自觉的修复,是我们伟大民族重新凝聚、再度复兴的具体而重要的体现。
       重拾信任、珍视友谊、回归温馨、拥抱美好。皈依“人尊重人、人关爱人,人欣赏人、人赞美人、人想念人”的理想人际关系的天国。
       这是一种深层次的、凝重而感人的、任何力量也难以阻挡的历史动因。
       这也是一届又一届藏书票大展,最为雄厚的人心基石。被“文革”撕裂的社会,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弥合着。
       回头看,热火朝天的全国藏书票大展,实在是承载着太多、太多、、、
       这是一种神奇。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董大可和郁田先生


       恕我们直言:这也恰恰是,一些藏书票大展在总体设计和策划上,在最根本的指导方针上,发生根本性重大战略失误的最主要因素。
       他们严重忽略了中国艺术家在心理和情感上的内在本质需求,“为艺术而艺术”、“为展览而展览”、“为收藏而收藏”,“为国际化而国际化”。
       热乎乎的活动,被冷冰冰的出发点所制约,长期蜷缩一隅、鲜有新意和醒悟。

       曾有人这样评价:
       附着在藏书票和藏书票活动上的那股精气神儿,那股可贵的凝聚力,被一次次、无情地折腾摧残到烟消云散为止。
       最终导致人气渐丧、冷冷清清;徒有形式、索然无味;勉强支撑、竟成鸡肋。
       像回避瘟疫一样,一个接一个,一些老艺术家再也不愿意把好作品拿去参展了,惹不起躲得起。有的藏书票大省、有些藏书票高手云集的重镇,甚至出现了对大展,几乎是集体说“不”的现象、、、
       老版画家们所剩不长的人生最后阶段、想要再多几次老友重逢相聚的美好憧憬,就这样被窒息了,似乎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儿“欲哭无泪!罪过啊、罪过! ”。

        2010年8月7日,亮点大酒店里举行的 “北京第十三届全国藏书票展览闭幕晚宴” 上,在傅恒学老师即将表演节目前,主持活动的中国藏书票研究会赵方军副主席,特意过来附耳:
       “拜托,一会儿,尽量给老爷子多留些影像资料吧!以后,怕是机会难得了、、、”
       那语气,能让人隐隐察觉到一丝伤感、惆怅、无奈和不安。
       现在看来,赵方军先生的预感,还是准的。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0年8月7日,北京第十三届全国藏书票展览闭幕式晚宴上,傅恒学老师表演了一串节目


        关于九十年代,那段充满活力的历史,我们登门拜访上海美术馆研究收藏部老主任董连宝先生的时候,探出了一个感人至深的传奇史实:
       第六届全国藏书票展在上海举办,经费一时没有着落。邵黎阳老师找到了董连宝。
       董连宝的儿子当年在大上海搞设计,算一户,手上不差钱。最后由他自己掏了三万块钱。
       说来十分有趣,这位掏钱的董先生,他的母亲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外公,董连宝的岳丈,竟然曾经是风云上海滩、新华艺专早期的高材生!
       想不到啊,世间还有这档子事儿。
       什么叫家学渊源?
       什么叫家族血液里遗传着强大的艺术基因?
       什么叫永远挥之不去的版画情结?
       什么叫支持父亲、协助父辈们圆梦?
       这,
       就是。

       致敬!向董连宝父子

       紧接着,
       1997、1998,
       郁田实现心愿、告慰前辈的机会,
       终于来了。

       曾有人将深圳的那次藏书票系列活动,称为“中国藏书票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手笔”!

       对此,郁田道出了缘由:
       “深圳,当时毕竟是个财大气粗的地方,我们的骆文冠主席又特别厉害。光是小小的一个龙岗工会就拿出将近一百万。当时这个数,是可以盖一栋楼的!
       于是,我们就策划了一系列的全国藏书票邀请展。那的确算得上是到目前为止,在全国藏书票历史上堪称空前绝后。”

        那次,郁田他们这些深圳的朋友,一下子搞了好几个展:
      《中国藏书票全国第七届展》;
      《首届国际藏书票邀请展》;
        中小学藏书票几联展;
        还搞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藏书票拍卖会;
        举办了《中国藏书票龙书专题展》,
        出版了《中国藏书票选集》
        建立了一个中国藏书票收藏馆。

        整个一组系列活动,在国内基本上创造了很多先例。
        这些大规模的藏书票活动,一次集中铺开,无论气势和影响,都具有震撼力,的确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这样的大手笔,对于强化藏书票的影响,吸引更多人关注藏书票、了解藏书票、热爱藏书票、收藏藏书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受到了业内发自内心的普遍赞扬。
       那个时候的全国大展,有一个几乎不变的宗旨:就是诚心实意地团结人,共同进步。就是想方设法,把有兴趣的人们往里“拉”,而不是无情地往外“赶”!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郁田先生编辑、出版的书籍和他制作的藏书票


       在和郁田先生长谈时,让我们稍感意外的是,梁栋主席对整个战略布局的那种投入、那种事无巨细的程度,远远超乎正常的想象。
       郁田的讲述。给人带来一种久久的沉思。
       先驱者、布道者,他们身上的那种人格魅力,透过一件件细微的小事,所折射出来的虔诚和圣洁,的确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梁栋主席自始至终,给于了大量细致、非常具体的指导”,几乎就是手把手教。
        光是与骆文冠和郁田的通信就有许多。
        “梁栋老师来信的原件,我这里可是保存了好几十封!”
        郁田的得意中,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在谈到梁栋主席对藏书票事业把关的严谨态度,以及对活动中具体事务的操心程度,郁田感慨万千,非常激动:
        “在所有活动开展前后的一个完整的期间,梁栋老师不断给我来信,给骆文冠来信,详细交代办展览的各种细节,应该怎么处理,应该怎么样进行,包括海外的作者应该怎么联系,香港的朋友又该怎么关照。”

        “具体到什么地步。比如说,国际藏书票邀请展,所有的名单都是梁栋老师提供的。不是现在电脑的打印件、复写件。而是梁栋老师亲自用钢笔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来的。包括每一个人的地址、电话号码,非常认真。到现在,我还珍藏着他的每一件手迹。”

         “国内藏书票展览、国际藏书票邀请展所有的评奖,梁栋老师都出席,都是评审委员会当然的主任。所以,这些参展的作品,都是经过梁栋老师他们逐一严格把关的。藏书票该怎么做,质量必须要有哪些保证,该怎么规范,非常细致的东西。就连藏书票的标记“EX — LIBRIS”中间的杠该不该要,这么细致的东西,全都是梁栋老师提出来的。另外,什么叫做有票主没票主,什么是规范的藏书票。什么是通用藏书票、什么是专用藏书票等等。业务上的、理论上的,非常讲究,要求很严。”

        “梁栋主席继承李桦老师的主张:书票的功能,它的本意只是作为书的所有者的一种标记。是书的装饰,至于它后来的收藏,都是藏书票的派生意义,派生的东西。
         迁想妙得魂系藏书,一定要把藏书票的灵魂寄系在藏书上面。离开了藏书,就没有实际性的意义了。这个方面,梁栋老师也做得特别到位。具体到藏书票上面,梁栋老师是我见过的很认真的一个。因为他的藏书票基本上都是木板的,有水印的、有油印的,你认真地去看梁栋老师的藏书票,他每一张干干净净,就那个干干净净,我们做藏书票的,很难的。不在意就脏兮兮的了。他包括签版都非常讲究,非常规范。这是他给我的印象。”
         说着说着,郁田一声叹息:
         “现在藏书票的很多事情,轻重不分、本末倒置,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深圳的这次大规模系列藏书票活动,对中国藏书票方方面面的发展,客观上提出了很高的、系统性的标杆。影响是巨大的,也是长远的。

         “但是,到后来,展览完了以后,收藏展也没有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包括那么好,辛辛苦苦弄来的资料,还有展品居然没人要。
         我很幸运趁着这个空挡,收拢了这些东西,从内心发出一种声音:深圳人呐,包括做各种事业的人。
         既然牛逼了,就要把牛逼进行到底。”

         后来,郁田还真就写了一篇豪气冲天的短文,标题就叫:



     将牛逼进行到底


       哎呀呀,
       郁田呐,郁田,
       这个郁田,
       真的是有点儿“邪”!

       拍案叫绝之余,电话里、送郁田兄十四个大字:



不怕流氓有文化    就怕文人不“流氓”



       郁田文章的本意,是希望大家记取当年鲁迅先生的告诫,不要一时很风光,事后轻飘飘。
       可是,这个郁田兄,原来写文章是为了提醒别人的。结果,自己却不知不觉地入了戏。
       只不过,这一回,他并没有扑通几下就上岸,而是一个猛子,扎得很深、很深,扎得很远、很远、、、、、、

       “我把展览后没人收拾的展品都保存起来了。我因为有全国第七届藏书票展会议的垫底,后来基本上把当时全国参加藏书票活动的,包括国内国外的,都囊括了。各个时代很有代表性的、很少搞过藏书票的一些名家,像安徽的师松龄、还有王琦老师的,非常珍贵。其中,还有每个作者自己写的简历资料,包括他们的照片,像力群老师的。我现在手头大概掌握着上千个作者的艺术档案。成了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

       讲着讲着,郁田冒出一句很得意的话:
       “我们收藏界流行一句话,收藏是什么?收藏就是收藏别人的一种遗憾。”
       “我们当时就在别人不经意之间,收拢了他们的遗憾。如果我像他们一样过手就丢了,恐怕中国藏书票历史很珍贵的资料就中断了。后来我跟梁栋主席和其他老师都感受到了这一点:做一件事情就要有始有终,将牛逼进行到底!”
       “当时,南京的王寄舟,三十年代很著名的、给姚雪垠做过藏书票。老人家手抖得很厉害,吃饭时跟我说,中国藏书票无论如何要坚持下去。”
       “因为当时有国际藏书票邀请展在里面,我还很及时地做了一件事情,把三、四十年代早期的藏书票都收集了一部分。包括当时唐英伟、陈仲纲、王寄舟、赖少奇的早期藏书票,不但跟他们联系上了,而且都收到他们签名的藏书票。”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有人宣称《书是天下第一情人》,郁田则把藏书票推为《天下第二情人》,且独以文学随笔,从心一作自由谈、、、


       谈起收获,郁田有喜有忧:
       “我的计划是每十年出一本书。五十岁出了个地方志,六十岁出一本《中国藏书票精点》,前年七十岁出一本《天下第二情人》。
       杭州一个作家说,书是天下第一情人。我理所当然把藏书票当做天下第二情人。
       围绕这个话题做自由谈,把在《深圳商报》发表过的那些东西整理出来,一百三十篇。
       我还准备出第三本评论集,根据古人的上下句,与杨可扬先生的《水清鱼读月》相对应,叫《山静鸟谈天》,很雅致的名字。”

       倾心交谈中,高潮不断涌现。
       渐渐地,他那筹划很细、反复斟酌、遍请高参、密谋已久的鸿篇巨制,非常清晰地浮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我要按原计划,继续争取出版《中国藏书票大观》,以关祖章藏书票出现为起点,到2008年中国藏书票最风光的时候截止。
       我总觉得,这些年,中国藏书票没有玩在正道上。追市场、追效益,就是不追藏书。越来越缺乏文化内涵,偏离藏书票本源,所以不想沾。
       这本书名,也已经早就请杨可扬老前辈题写好了。”

      这个郁田兄,做事情非常讲究有板有眼,谋定而后动。
      说起自己的计划来,郁田那可是有条不紊,处处体现出一种精心和追求极致。可谓深谋远虑、用意良苦,极为恰当、令人叹服。又岂止是一个“高”字了得。
       他的布局很缜密,同时,极为注重气场,每一个部分都要有选择地请一个名家来题写。
       “全书的第一大部分是‘中国藏书票早期作品’。不仅有自己收藏的唐英伟、陈仲纲、王寄舟、赖少奇的早年藏书票作品,还有许多其它历史资料,内容相当丰富。”
        对此,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洋洋得意:
       “赖少奇题的字,写得特别好!”

        接下来,是“中国藏书票沿革纪略”,由梁栋主席书写标题。
        关于这一部分的内容,郁田特别强调:
        “这一专题的文章资料,有很多都是梁栋主席亲自提供的第一手资料,哪年哪些事,都很简短概要地记下了。”

        此外,
        请彦涵老师题写了“中国藏书票百家集萃”;
        而王琦题写的则是“中国藏书票八方掠影”
        李平凡老师题写的篇目,叫“中国藏书票人物”
        关于每一个篇章的大体构成,郁田说起来如数家珍。

        如今,他的心愿是:
       “准备将这些有价值的历史收藏捐献给正规的博物馆,唯一条件是:一定要出正规的出版物。”
       当然,有其它合作形式,郁田兄也不排斥、、、

       “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得到梁栋老师的指导和支持,能保存这些东西,特幸运。但我压力也特大,如果不能出版,埋没下去的话,那就对不起这么多人啦。人家都寄予厚望,把原作和题字都寄来,如果到头来没有发掘出来,接力棒传到我们手上,丢掉了,传不下去了,那就罪过了。
       所以,这既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压力。”

       郁田兄,今年已然是七十有二了!
       我们有一个担忧,也有一个想法:
       但愿各路朋友,看在中国藏书票整体事业的份儿上,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宽容、再多一些支持,多一些具有可行性的建设性意见,甚至是多一些合作,让他能够更加顺利地、早日修成这个正果、、、
       因为,遗憾不仅仅只属于一个郁田,它也将属于所有创造那个历史的参与者!
       但愿,遗憾不要发生。
       这种遗憾,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既不得人心,也会让后人嘲笑和指责的,划不来、、、、、、

       沐浴焚香,
       为郁田兄和他的梦想虔诚祈祷!
       阿弥,再阿弥,
       陀佛,又陀佛,
       阿弥陀佛、、、、、、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08年10月与郁田先生游览慕田峪长城时合影


郁田老师的藏书票: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何鸣芳为郁田先生制作的藏书票: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九)    郁田: 无私的梁栋  如火的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我们写的十篇缅怀梁栋主席的文章:

缅怀梁栋主席 (一)  

缅怀梁栋主席 (二) 

缅怀梁栋主席 (三)  

缅怀梁栋主席 (四)  

缅怀梁栋主席 (五)  

缅怀梁栋主席 (六)  

缅怀梁栋主席 (七)  


缅怀梁栋主席(八) 

缅怀梁栋主席(九)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