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 —— 梁栋  

2015-02-13 23:08:58|  分类: 缅怀梁栋主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 —— 梁栋


董大可         何鸣芳
 


        历史老人非常固执,有一个终生不改的怪毛病:只凭“历史作用”本身,来确定历史地位。他才不管你的年龄,到底是长还是幼;也不管你究竟是出身豪门还是寒窑;更不会去打探你的入行时间,到底是很长、很长,还是太短、太短。

        冀荣德,
        在中国藏书票发展、那段还算不上是长河的历史中,有过独特的作为。
        所以,占有了一席特殊的历史地位。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在正式的国际藏书票大展中,弯弓搭箭、为中国射落首枚奖牌,书写了一段让中国人自豪的崭新历史。
        为了便于好记,我们将他称之为“中国藏书票界的许海峰”。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梁栋主席、国际藏书票联盟主席巴特尔、冀荣德   (珍贵的历史照片,由冀荣德老师友情提供)


        前不久,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梁栋主席的仙逝,勾起了他的无尽哀思,也唤醒了他那尘封已久的温馨旧梦。

        作为中国藏书票研究会早期活动的参与者之一,他曾有幸与一群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藏书票事业的开拓者们一起,和梁栋主席在国外结伴而行,过了一段无拘无束、朝夕相处、集体大家庭、其乐融融的日子。
         回到国内又机缘巧合,有过与梁栋、鹏程老师同处一寓多日的经历。享受着“单卧恩师小书房、独听梁老说家史”的种种专利。
         历史,实在是太慷慨了:给了他一次又一次、零距离观察梁栋、解读梁栋,“透过平凡看伟大”的难得机遇。

         如今,当他沉下心来,得以带着一种厚重的历史眼光,回望那段青涩而充满活力的、中国藏书票大发展春潮涌动的初端、、、、、、
         的确给人带来一种、不一样的生命体验。

        口述历史,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优势:非常口语化的叙述中,看似松散不太凝炼,却随处能够触摸到真切的历史人文包浆。
        不经意间,它所蕴含和渗透的、那种醇厚的历史味道 ,就会一点儿、一点儿地飘散开来,沁人心扉。就像那,刚刚打开瓶盖的老坛陈酿。
        那叫一个:“香” !

        而注重书面语言、讲究词藻、过于理性归纳,往往会把很生动、极富生命力、很自然感人、具有启发性,可以拓展巨大联想空间、唤起共鸣的历史细节、独到的氛围,尤其是那种不能割断的完整语境,被好心的筛选给破坏了。

        我们特别喜欢冀荣德老师这种无拘无束、从容、朴实的讲述,丝毫没有那种“直奔主题”的刻意。
        所以,我们决定,这次尽量少用转述,目的是:
        让大家多感受一下冀荣德老师、那富有磁力的、不紧不慢、原汁原味的娓娓道来,静静地品尝一下、由于用心“倾听”所带来的美好享受、、、、、、


        “我很荣幸,曾经与梁栋主席有过几段很紧密的零距离接触。”

        “我是1984年去央美学习,那时不少老版画家他们都在,那些老先生有一轮的排课。梁栋先生给我们上水印木刻。当时刚开放不久,因为他与日本的朋友有交往,把一些日本的录像和他自己教学的录像放给我们看。当时这样的录像还是比较稀缺的。”
        “我们班里的同学去那里研习,带有进修的性质。现在想来,尽管那时候国门渐开、信息量特别大,分歧也比较多。但那些老先生,他们特别认真,实实在在的是想教一些真东西给我们。”

        通过冀荣德老师珍贵的口述历史,我们可以从中非常清晰地看到:梁栋主席把这些当时最先进的信息,用当时内地最现代化的手段传播给学生。

        “他在水彩、版画方面都很忙。当时人美有一个《水彩世界》,他是主编。他经常需要抓住旁边的学生参与各种活动。抓住机会做事情。
        往后那个藏书票,也是告诉我们有一个活动,你们来做一做。
        当时的同学中还有一个安徽的班苓,人很好的。我们在同一个教室里面,我和她走得很近的。我记得,好像是只有我和她做了藏书票,其他同学并没有做。
        我做那个藏书票的时候,梁先生他们那会儿学院里面比较松散,上课时来一下,平时路过拿点东西、文件,也顺便过来看一下。
        记得我拿我做的藏书票,印出来的效果给他看。我很注重别人看我画的第一感觉,他还比较满意,说‘挺好,带中国味道的东西。’他算是比较认可的。
        后来,我就根据他认可的方向,重新更加精致地印制了一遍,究竟是交给梁先生,还是自己寄的,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自己寄的。”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1987年,冀荣德老师的这款藏书票,在联邦德国威斯巴登州举办的《 舞台及其艺术 》专题国际藏书票大赛上荣获三等奖     (珍贵的历史照片,由冀荣德老师友情提供)


        当时梁栋先生那种开放,主动拥抱世界潮流,积极介入到外国藏书票组织的活动之中,为中国藏书票事业大发展的起步,一开始就奠定了坚实的国际基础。毫无自我封闭、毫无芥蒂、毫无任何包袱地,融入到国际藏书票的大家庭之中。在那个年代,有过那样革命经历的红色老艺术家,居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难能可贵的博大。

        “后来就有一系列的事情发生,梁先生告诉我,他接到通知了。那一回儿,刚开放,这些文件,其实来了一大包东西,好像有三十多本吧。
       我当时在中央美院,地址也是寄的中央美院,收件人写的是我,寄到了我手上。当时用英文,我看得出是我名字的拼音。
        打开一看,我还以为这些书全是给我个人的,我还挺兴奋,书中有我的作品,就是跳民族舞的那张藏书票。
        那上面我记得第一个三等奖是捷克还是保加利亚的,记不清了,第二位也不是我们国家的,第三个就是我了。
        再过一页是李鹏的。我们俩个中国的内容。他画的也是一个中国风味的关公的图案形象,一个面具,一个大红的颜色。
        两个,一个是我的少数民族的形象,另一个,则是他的那种汉文化的,面具的象征。两个都获奖。”

        冀荣德老师的这段简短的讲述,极有意义。它既真实地反映,也深刻地揭示出:世界上的文化学者和艺术家们,正是通过小小的藏书票,在悄然进行着,不同文明之间的一种认知和定位。
        这个鲜活生动而具体的史实,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那种没有文化内涵,那种没有想法,只是找个图案加一个类似“邮戳”的藏书票标记,拼凑而成的藏书票,是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和内涵的。这样的藏书票,有形无实、有技无魂,本质上跟书、跟文化都不搭界,好看归好看,“花纸片”而已!

        接下来,就是趣事一桩桩,实在是令人忍俊不住,这样的现实生活场景,颇有几分轻喜剧的色彩。

        “当时,我也挺高兴、挺激动。那时候,哪有去国际上参加什么活动的。那时候,国门刚打开,封闭刚打开,这种现象很少。
        我还以为寄来的资料全是给我的。我就拿去给梁栋先生,忙着送人。王琦家去过,就是王东他父亲,还送给宋源文老师,当时,梁栋老师住在宋源文老师的楼上。我当时是一起送过去的。
        第二天,梁栋先生火急火燎地过来了。那时,哪像现在通讯发达,很不方便。我们又是在王府井这边,梁栋老师大老远骑个车子过来,说:你给我的那本书不对。我拿的是河北某某某的书。
        原来这个画册上,我想不起来哪个地方写着名单,河北的人打电话问梁栋:画册到没到。
        梁栋老师就问:你一共多少本,拿过来我看看。当时我正忙着散发,梁栋一来,就结束了。
        他一看说,哦!估计不是给你个人的。可能是给我们书票协会的。
        那个时候藏书票研究会比较松散,所以不知怎么搞的,就都寄到我这里来了。
        后来,我又去一本一本地收回来。又到王琦、宋源文老师家里跑了一趟。
        梁栋先生可能大概有一个派送书的名单。陆陆续续,这才知道李鹏。”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1987年,联邦德国威斯巴登州举办的《 舞台及其艺术 》专题国际藏书票大赛作品集      (珍贵的历史照片,由冀荣德老师友情提供)



        故事到这里,并不算完。下面的话题有喜有忧、令人深思。

        “我们三等奖,那会儿还给马克,好像是200块。我记得来了一张发票。放在中央美院有个收发室的暖气片上,没人看管,也没人负责。
        是一个汇款单样子的东西,上面有我的名字,这个我认识,另外还有一份是李鹏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反正那个时候的年月,人都比较傻,都不太明理是非的。
        记得我拿到自己资料以后,还去王府井的银行里面去问,正好有一个山西的老乡懂英文,给我念了一下信。
        哦,这是说明你参加什么国际藏书票的展会上获了奖,200马克,里面还有信有解释,上面附着证书,还有文件。
后来,我是拿着学生证,还有其它东西去取的钱。
        很可惜,李鹏的那封信,最后给丢掉了。
        就因为,当时央美传达室没人管,现在,咱们很方便,能认识这么多人。那会儿,不了解谁是谁。”

        “后来,有关这次展览的书,就是通过梁老师,再通过河北的人交到李鹏手上的。
        李鹏也是为这个事,找河北的一个协会主席,还给我写过信,问知道不知道,我说我的确看到过那封信了,因为我看过我的信,我知道他那个类似的内容。因为书里面有获奖名单,有他名字的拼音。我再去找了几次,但那封信的确不见了。证书、文件都不见了。但我和李鹏联系上了,那些都不关重要,关键是证书。”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1987年,李鹏老师的这款藏书票,在联邦德国威斯巴登州举办的《 舞台及其艺术 》专题国际藏书票大赛上荣获三等奖     (珍贵的历史照片,冀荣德老师友情提供)


        真是中国藏书票版的《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啊 !

        这样的口述历史,实在是太棒了!
        那么多真实的历史细节,如果没有在那个时代、没有在那样的环境里真实经历过的人,想编都编不全。
        这其中,折射出当时的诸多人文社会背景和现状,真是一言难尽,让人百味杂陈。
        倘若我们再静下心来仔细琢磨一番,就会发现:
        其实,那也是一个两级分化的年代。
        一部分人对事业、对学生极端负责;另一些人、另一些环节、另一些社会角落,却根本无需负责,也无责可负。
        从现代国家管理的角度看,那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混混沌沌。

        冀荣德老师的这段历史往事说起来,的确是很有传奇色彩,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迹。细致、多角度地呈现出当时社会的文明状态和真实的层次所在。
        同时,我们也看得很清楚:冀荣德的藏书票起步、参展、获奖的机缘,都和梁栋分不开。而冀荣德与梁栋主席,真正意义上的紧密接触,却是缘于他在国际上获奖后、那一系列的后续故事、、、
        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只有持续地深入下去,才有可能渐渐发现一些本质性的东西。
        这,的确需要一个过程。
        一个漫长的过程。

        “通过这件事,我和梁先生开始有了初步的接触。
        我正式作为会员,参加全国藏书票活动,是在1988年大连的第二届。
        那一会儿,张家瑞是在《大连日报》当美编负责人。他请梁栋、谭权书等版画组织的人到这边来。
        我们当时在大连集中,那时张家瑞老师特别有精气神儿,召集大家到那里去很热闹,都很乐意。
        那时,那些都是很有名的版画大家,他们却没有任何架子,大家在一起非常融洽,特开心。”

        “不像现在,都成腕儿了、、、、、、”

        冀荣德老师、过来之人的这句对比妙评,真是一语中的、切中时弊,精彩之极。
        这让我们想起了几年前,和一位与中国藏书票界有着长期交往的媒体人,第一次在QQ里聊天,他就毫不讳言:一个个牛哄哄,都是大师哈!、、、、、、
        搞不懂。
        中国藏书票界,有些朋友怎么呈现给别人的,总是这样一种精神状态,这样一种面貌,这样一种范儿,这样一种观瞻?
        自我感觉,
        当真,
        就那么好得出奇、、、、、、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35届国际藏书票展画册,左下,冀荣德先生的作品《琦琦爱书》


        让冀荣德老师特别留念的,还是那段集体在国外的日子,短暂却永远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时时引发他的国内外对比。

        “记得后来我们又组织在一起,参加在德国举行的国际藏书票展览。这次活动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藏书票在国外,人家是比较重视的。
        梁先生在国内这边、前前后后四方呼吁,特别是组织工作,和大家联络,跑来跑去的,让我挺受感动。他不断鼓励大家,我挺乐意接受,愿意跟着梁先生做这些事情。他常说,山西那边你也多发展发展会员。当时很鼓励发展会员。”

        看来,以后有机会要添加一个课题,探讨一下中国藏书票研究会,在会员发展和构成上的变化,那一定很有趣。

        “我的印象中,河南有个张松正,他那时也是一个挺活跃的人。我觉得他出来比较早,收集到很多人的藏书票作品。我就有一本他出的书。书名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小12开大小的一本书,小方书。把当时的那一两届一些国内的藏书票作品汇集起来。
        那时藏书票还是比较小众的,小范围内大家比较感兴趣。
        当时那个出版界,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要一个一个校版,很辛苦的。当时,我们到北京还特意去看他忙。”

        关于冀荣德老师提到的这个史实,我们特意查了一下。
       2000年6月,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 、李允经先生的《中国藏书票史话》,有一个“中文藏书票书刊出版年表”,也就是在这本书的第288页,有这样一行记载:
        “ 1988年6月  《书票艺术集萃》由河南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张松正编。 ”

        致敬!向张松正
        致敬!向李允经
        致敬!向那些为中国藏书票事业留下蛛丝马迹的人

        “我们后来跟梁先生一起,再一次参加在捷克的书票大会,大家集中、组织了二十人左右。梁栋是会长,还有张家瑞。
        当时有个捷克的朋友,很熟的,每天挂在嘴边上,和梁先生特别好。梁先生有几个日本朋友,还有巴特尔。对了,是巴特尔。然后去捷克的克里姆特。
        那次,是我获奖后的下一届。在捷克是巴特尔负责接待的。当时有张家瑞、倪建明、刘硕海。
        刘硕海这些人都是挺不错的,大家很纯。包括香港的余元康、梅创基。还有新疆的蒋振华,去世了,江西的、特别好的一个人,也去世了,(事后想起是黄永勇,还有一个蒋志林)。还有一个是陶宝庆,也去世了。陶宝庆也是和你们一样很有心、想去编藏书票史。我们都住在一个房间。可惜,还有哪些人,只有看照片才能想得起来了。”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左一梁栋主席、左二香港画家余元康、左五:国际藏书票联盟主席巴特尔、左六:冀荣德   (珍贵的历史照片,由冀荣德老师友情提供)


        “捷克那次很豪华的。在一个叫做克里姆特的小城镇演出厅里举行,很豪华,很安静,很有文化、很有品位。捷克总统都来了一下。
        交换藏书票是在一个大剧场里面进行的。我觉得,咱们中国人跟人家西方文明真的是不搭边的。
        我以前虽然没出过国门,但也能感觉到:一个是对文化态度上的差异,另外是在行为上,也不太合乎人家的规范。
        我们主要是看书票这一块。我们的书票可以感觉到有东方味儿,朴实简陋一些,欧洲的东西就感到精湛,特别细腻、理性。这和东方不一样的。
        我记得,我那会儿还收集了很多藏书票回来。有东南亚的、日本的。
        当时国内的人,只能从印刷品上看看藏书票,而这个是原作。所以,我回山西大学还专门办了一个展览,挺有影响,很多人来看了。
        可惜,国内人员的素养还是不够,展览的镜框被偷了。

        在侃侃而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冀荣德老师、对梁栋主席那种发自内心的赞美之情,是丝毫不加掩饰的。
        这样一种还原、再现历史的过程,讲述者在情绪上的变化,就显得格外生动,特别、特别地有趣:
        似乎,是梁栋的激情煽起了冀荣德的激情;是梁栋的行为节奏,调动了冀荣德的讲述节奏。语速,陡然加快。

        “当时,我们开放程度不高,对外界的了解不多。梁栋他们高层一些的,他们有一些朋友。央美的关系,跟人家外国朋友接触一下,得以交流。
        当时,梁先生太能干、太厉害了。
        七十多岁,提个包。一整天,那么大的劲儿。我们跟着去走,身体那么好,极有兴趣。
        这,说明他这个人极有热情。
        他特别高兴,就跟年轻人一样,充满青春活力。他特热衷这些事情,特感兴趣。看个东西很容易激动。
        后来,通过梁先生的外国朋友介绍和带领,我们还去了一个中学老师的家里拜访。他的家像别墅一样,三层楼上到处挂得都是油画、版画和艺术品,阳台上有好几台小的压力机。
        他非常热情,给我们演示,看他的画。还拿出来交换,什么都可以。”

        提起在国外集体相处的日子,冀荣德老师非常怀念那种真诚、友善、互相帮助,有点儿小矛盾,善于及时化解,大家都不往心里去,极其可贵、值得珍惜的那种好氛围、好作风、好传统。

        “房东是刘硕海的朋友,是刘硕海在天津美院附中时候的同学,后来早早到捷克卖服装去了。这次接待我们,联系住所,还用自己的房子,楼上供我们集体睡。
        还有一部份人分到另外一个地方。
        早上,房东给我们做饭,我们吃了那一顿,就一整天逛街。到晚上,才去超市买一点东西回来自己做晚饭。”

        有的朋友初出国门,一切都很新鲜,喜爱之极、性急之下,难免会有过激之处。事后,当发现大家的一致态度,就非常及时地、在第一时间,采取了一个既得体又聪明的办法:
        买一串香蕉,一人一根。
        结果:
        OK、全搞定,大家心照不宣、烟消云散。

        有话就说、有刺就扎,有错就改、有歉就道。
        实实在在真性情,坦坦荡荡君子行。

        由衷地赞一个!

        我们之所以特别推崇这个、中国藏书票的温馨历史小掌故,就因为它对我们今天处理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和矛盾,有着极为积极的借鉴意义。

        去年8月,当我们参加完杨可扬先生百年诞辰系列纪念活动以后,意犹未尽。一直觉得杨可扬这座宝库远远没有充分挖掘。在后续几个月的深入思索中,我们渐渐理出了一条主脉:
        杨可扬先生一个被人们忽略的伟大之处,就在于:
        他在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下,始终以人为本,以善为根;特别尊重别人的人格;全面准确地、分析别人的现实处境和真实的出发点;既坚持原则,又宽厚待人,令人心服口服。非常成功、非常艺术、非常完美地解决了:
        由毛润之先生自己提出来,却未能由自己妥善解决的、重大而深远的历史社会课题《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当我们用电话,将心得告知新中国连环画事业奠基人之一、九十三岁高龄,精神矍铄、思维极其敏捷的黎鲁先生时,他沉吟片刻,非常赞同这个学术观点。
        他认为:再也不能简简单单地认为杨可扬只是一个“好好先生”。重新深入认识杨可扬先生这种“既坚持原则,又宽厚待人”的高尚、可贵品行,将进一步充实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宝库,这也是民族智慧的一个重要体现。

        民族的复兴,离不开民族的凝聚。
        民族的凝聚,离不开坦荡的心胸。

        我们印象最深刻、最强烈、最震撼的,就是冀荣德老师的那句话:
        “梁先生不记事儿,说完就算,从来不记仇。”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闭幕式与冀荣德老师的合影



        从捷克回来,《冀荣德和梁栋》的连续剧,又有了新看点。

        缘起:
        随飞机从国外托运的提箱和书包,
        没了。
        那里面,
        可是梁栋先生最珍贵的家当:
        换回来的外国藏书票,还有给夫人鹏程买的金项链。

        当一同归来的人们,
        都从北京机场匆匆散去。
        冀荣德,
        却选择了留下和陪伴。

        此时的冀荣德,在北京已经没有了落脚之地。

        “我当时在里面比较年轻一些,就陪着梁先生。我说我明天再到北京机场找,梁先生说,你在北京没地方住,还得找旅馆,不如到我家住。”
        就这样,
        冀荣德和梁栋,
        开始了他们的新传奇。

        那时,通讯很差。
        两个人赶到机场,由于是归俄罗斯方向的人管,这个点儿的客机办公室里又是老外当家,语言不通,翻译根本不够用,还嫌你烦。连比划带蒙,费了老鼻子劲,总算让人家接了这个茬,分析出一点眉目:
        不是发错了,跟着别的飞机运到别的地儿,就是压根儿还在原地躺着。
        等吧!
        什么时候能给个准信?
        不知道!
        过几天再说。

        耗了几天,一去,还是没戏。
        扛不住了,冀荣德只能撤。

        “我实在是等不及了,先回了山西。后来再问梁先生,居然包和提箱都给找回来了。只是,多了一道小口子。”

        给鹏程老师买的金项链不翼而飞,没放过。
        好在,藏书票没动,完璧归赵!
        看来,能遇上一个没文化、不懂艺术价值的小毛贼,还真算是一种幸运和造化。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西班牙35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冀荣德先生入选的作品


        虽说,在北京的那几日,是无功而返。
        但从此以后,梁栋家的大门,便随时向冀荣德敞开。
        这个冀荣德也不生份儿,到北京就住梁栋家,陪恩师和师母聊天,开开心心、无话不说,真还就成了一家子。
        冀荣德与梁栋之间,除了师生之谊,还多了一层、只有家人才会有的、那种亲切、随意和温馨。

        “每次去,都住在梁先生的小书房里面,他的书让我随便翻,我就发现,他每本书都很有规矩,书票贴在书本上,很认真。
        梁先生跟我说过他在东北老家的遭遇,亲眼看到自己的亲叔叔被日本鬼子活埋的。所以,他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受李桦的影响比较大。
        梁先生和鹏程老师,他们俩人的感情很不错。
         鹏程老师喜欢看电视,还记录,很认真。梁栋老师就让她管理一些很细的事务。
         梁栋老师特别会烧饭,鱼做得非常好吃。”

        那种口气,能让你明显感觉到:
        时至今日,冀荣德还是口有鱼香。

        冀荣德老师的讲述中,有一席话,特别让人唏嘘动容:
        “北京的32届,苏州的12届,我都和梁先生一起参加了。我后来事情多,又调到杭州。我自己的父母亲年纪大了,我就去得少了。但每次去都挺亲的。
        后来打电话过去,梁栋老师的耳朵又听不见了。”

        缓缓的讲述,渐慢的语速,已经难掩思绪的起伏。
        冀荣德老师当年心中的、那种纠结和无奈的两难选择,是可以让人体察和理解的。
        那也是人生旅途中,一种淡淡的忧愁,
        很美、很动人的情感!

        “还有很多细节,很多我和他交往的片段,看见照片会想起很多故事,可惜一时找不出来。
        总之,梁先生是一个特有激情,特热情的老头。是一个不辞辛苦、体力特别好的老头。”

        难怪呀、难怪。
        这下子终于彻底明白了。
        2008年10月14日下午,在北京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的开幕式结束以后,中国藏书票研究会陈雅丹副主席,为什么会偏偏选中冀荣德老师,请他送梁栋鹏程夫妇回家。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闭幕式与香港画家合影
后排左一:郁田,左二:冀荣德


        冀大哥,哪天有空,写篇散文吧!
        相信,那一定相当感人,
        会很美、很美、很美、、、、、、


        不知为什么,
        脑海里竟然响起了电视连续剧《大宅门》的主题歌。

        胡晓晴的那一嗓子,
        像叫板,更像是呼告,
        直刺苍穹、万里彻透:

        哎嗨哎
        哎嗨
        哎嗨
        哎

        藏书票

        要让
        这世界
        都香

        格郎地当



2008年北京32届国际藏书票双年展上与冀荣德老师交换的藏书票: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冀荣德老师送给我的藏书票: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缅怀梁栋主席(十)       冀荣德: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师长——梁栋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我们写的十篇缅怀梁栋主席的文章:

缅怀梁栋主席 (一)  

缅怀梁栋主席 (二) 

缅怀梁栋主席 (三)  

缅怀梁栋主席 (四)  

缅怀梁栋主席 (五)  

缅怀梁栋主席 (六)  

缅怀梁栋主席 (七)  


缅怀梁栋主席(八) 

缅怀梁栋主席(九)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