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2014-12-13 08:30:01|  分类: 我的藏书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何建明和他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
 
 
         董大可       何鸣芳
 
 

        此时——公元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
        此刻——凌晨两点。
        此地——南京。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的省会。
        七十七年前,这里是民国政府的首都。
 
        窗外,
        居民小区万籁俱寂,
        柔和的路灯,
        为四周的景观绿化带,
        撒下一片朦朦的温馨、、、、、、
 
        再过几个小时,
        按照每年的惯例。
        南京的上空,
        又将响起凄厉刺耳的防空警报声、、、、、、
 
        这种警报声,
        从1994年12月13日开始响起,
        年复一年,绵延至今,
        那可是一代人成长起来的跨度啊、、、、、、
 
        何建明,
        一个我们相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
        何建明
        一位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再认识的老朋友。
 
        就是这位何建明,
        在中国报告文学的高原上,
        成为一个不断竭力攀登新高峰的人。
 
       就是这位何建明,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中,
       曾经是一位接受过战火考验的军人。
 
       捍卫国家的尊严和民族的利益,
       是他的天职,
       更是他的本能。
       无需召唤、
       更无需动员、、、、、、
 
       依我们有限的观察:
       这是一位勤于思考,善于抉择,行动果敢的人,
       这更是一个特别擅长对细节进行巧妙整合的高手。
       是大家非常认可的、中国报告文学领域里顶尖的领军人物。
 
       在我们的印象中,
       何建明作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
       他的形象经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快成半个新闻发言人了。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2013年7月,在何建明先生办公室  (左起 董大可、何建明、何鸣芳)


       去年七月初,在北京他的办公室。
       我们感受到了他那超强的工作节奏,
       也看到了他近年来的一些代表作:
       既有长篇报告文学《根本利益》,
       ——“一部感动了亿万人的经典作品”
      又有《国家——2011·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
       ——一部装帧独到,全面深入解读中国陆海空全方位行动,在利比亚海外撤侨的鸿篇巨制,立即牢牢地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不用细读和分析,直觉告诉我们:
      这将是一部在创作题材上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前无古人,在中国报告文学史上,可以堪称扛鼎之作的翘楚!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了解,并多多少少研究过何建明的朋友都会很清楚,他的报告文学有一个非常突出、非常鲜明和恢宏壮阔、高屋建瓴的风格:
       ——国家叙述
 
       在我们的理解,这种用报告文学进行的“国家叙述”。其本质,就是史官、言官一肩挑,是中国传统文人“三立”,立言中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一种。也是对作者综合素质要求最全面、最苛刻的一类。
       这种“国家叙述”,在宏观把握上,要求作者具有准确认识社会事物本质,进行简洁形象、高度概括的能力。   同时,还需要善于寻求那些最鲜活、最有说服力的微观细节的能力。
       很巧,这两方面都是何建明的拿手好戏。两者在他的作品中相互辉映、有机结合,显得自然得体、游刃有余。
       这一点,在他的《国家——2011·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一书中,可谓得心应手、挥洒自如,酣畅淋漓、非常痛快!
       这样的“国家叙述”,给读者带来的心灵震撼和境界升华,是大多数作品所根本无法给予的。可以毫不夸张地、用“一骑绝尘”来形容。
      只不过,这种叙述更加注重文学性、通俗性,叙事性,更加把“面向大众的可读性”作为极为重要的考量。这也是报告文学的艺术生命所在。
      注重情节和细节的精心整合,将华彩的文字根植于引人入胜的思辨之中。
      这是何建明报告文学给我们的突出印象。
 
      不曾想,
      一年半的时间还没到,
      老朋友又带来了新的惊喜。
 
      2014年12月6日上午,
      在南京湖南路凤凰书城五楼多功能厅,签名售书会上。
      我们看到了:
      何建明和他那本沉甸甸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迎面,
       是那句撕心裂肺、振聋发聩的怒吼:
       “传下去,直到人类的尽头”
 
        封面左侧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标志性雕塑。被侮辱的女性和她惨死的孩子、、、
        一个极具典型、同时拥有视觉张力和心灵震撼力的人性呐喊!
 
        一抹血色,在黑底白字之间犹如一道闪电,触目惊心。
 
        方括弧里的一行小注,准确无误地点出了:
        此书在华夏五千年文明史上的独到意义。
 
        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国家公祭日。
        中国,开启了体现国家意志、凝聚全民共识,庄严而肃穆的新仪式。对于锻造一个民族的坚毅品格,培养一个民族的反思动力,将在年复一年的进程中,体现出巨大的正能量。
        一个现代社会里,深层次的、标本兼顾净化灵魂的现代治理举措。
       在特定的时间节点上,在特定的场合,远离喧嚣、浮躁,在凝重的环境中,伴随着防空警报、与和平钟声, 让我们的心沉一沉,做一次集体的静思、、、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坦率地说,但凡有过写作经历,了解基本写作规律和特点的朋友,恐怕都会强烈地意识到:对于南京大屠杀 这样重大题材的全纪实,的确是太难、太难了。
        难在,史料的甄别,更难在,素材的驾驭。
        不仅难在,如何站在全民族的立场,抛弃诸多历史成见,秉史直书。
        也难在,如何重新回顾和评价,国际上相关各国在战后的所作所为。
        而最不容易做到则是,如何在激愤与理性之间,准确地把握好分寸。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非凡的智慧、成熟的综合素养和不一般的定力。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2014年12月6日在南京凤凰书城《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何建明作品媒体见面会暨读者签售会上



        在这部装满魔鬼、肮脏和罪恶,浸透着人间苦难、散发着浓浓血腥味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中,何建明先生是这样开篇的。
        他以“序”的形式,用自问自答的方法,祭出了他的、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当代《天问》 !
 
        在这里,不妨先让我们截取其中的一大段,看看何建明先生的心路:
 
        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和中国作家,我决意沿着数十年来始终如一地刻苦研究曰本侵华史的专家、中外作家以及日本役老兵、民间人士所留下的足印,去重新回眸那段震惊人类史的悲惨时光,去抚摸那些早已沉默在天国的亡灵……可是,当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些落满尘埃的历史档案和苦难记忆时,却又被一个个意外的发现而深深地刺痛了心——
        我发现:在77年前,日本侵略军在刚刚屠杀完我数十万同胞、将我美丽古都变成废墟后,厚颜无耻地做了一件事——为他们在攻打南京时阵亡的千余名官兵举行了一个声势颇为浩大的“公祭”!
        这一天是1937年12月18日,也就是日军进入南京域的第6天。
        曰军的“公祭”是在南京机场举行的,有一万多名日军将士参加。关于这一“公祭”活动,在侵华日军的将士日记 和回忆录中还能找到相关记载。如刽子手佐佐木到一在这一天的日记里这样写道:
 
         、、、、、、今天寒风凌厉,似乎要下雪。全场精锐的陆海军官兵肃立无言。面对着如令阵亡的战友之灵献上虔诚的祈祷。陆海两军最离指挥官悲怆的祭文,震撼着官兵的肺腑,满场静寂无声。
        我等余体军人随着军司令官的参拜而敬礼。
       奏起了《国魂曲》。
 
       二战甲级战犯、南京大署杀头号刽子手、侵华日军华中军总司令松井石根,竟然还在这“公祭日”当天赋诗两首,其中一首这样写道:
 

 紫金陵在否幽魂,来去妖氛野色昏。
径会沙场感慨切,低徊驻马中山门。
 

        这就是日本人,作为一群加害于他国30万人的侵略者,竟如此本末倒置、颠倒黑白地搞了这样―场“公祭”。然而无比遗憾的是我们中国人一直以来,基本上无人知晓此事。但日本人确确实实做了这样一次有模有样的“公祭”。似乎他们才是悲剧的主角和受害者。许多当年参加这场“公祭”的日本官兵“记忆犹深”,甚至对松井石根司令长官当时宣读的“祭文”内容倒背如流……
        这就是日本。
        我还发现一件事,据昭和十二年(1937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阪朝曰新闻》披露:
        在日军占領我首都南京的当天,日本首相近卫发表声明,声称是因为中国不理解“日本国坚持不扩大解决方针”、“低估了日本军队的实力,也低估了今日日本的实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由于中国“以排日为前提”,鼓动“民族主义”,所以才“招致了毕千功于一溃的地步”,造成悲剧的“全部责任”应由中国承担。
        这就是日本。一个在处理邻国关系问题上,经常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的国家。
        我还发現一件更重要的事: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批准押至南京军事法庭审判的南京大屠杀剑子手、原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的谷寿夫,在南京被枪决后,日本国内及他的追随者从来就没有认识其罪,相反始终将其作为“伟大的民族英雄”而记忆着。20年代由下野一霍中将编撰、东京情报社出版的《南京作战之真相一一熊本第六师团战记》一书中,对战犯谷寿夫如此评价道:“将军戎马四十余载,尽心尽职忠诚于君主国家,乃至以死奉公”。“虽为国尽力,一旦战败,其战绩即成敌国民之恨,冤罪之下,牺牲在曾指挥过最光辉战斗的雨花台之下。”“其高尚的武德和崇高的军人精神,是真正的军人之楷模,受到所有世人发自内心之敬仰。吾等部下将士在扼腕痛惜其伟大的殉职之时,对其忠勇义烈致以由衷的敬意。”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中,南京大屠杀的日军最髙指挥官松井石根被判绞刑,为其叫屈喊冤者更不乏其人。后来日本将其灵位供于靖国国神社,多任首相数度参拜……
        这就是曰本。战争是他们发起的,罪恶是他们制造的,然而他们仇恨与敌视的却是那些惨遭他们奴役与残害的民族和国家。
 
        这就是日本——为了自我的生存和强大,可以由着自自己的性子与意愿,挥刀举枪,从大海的那边跨海而来,大肆掠夺他人的财富与资源,任意残害他国的无辜百姓,没有一丝罪孽感,即使在国际法庭公判之后仍然不把这样的罪孽当回事,反而对自已的阵亡者倍加“怀念”并“痛祭”。
        30万人的生命啊!几十年来,日本人可以用一句轻飘飘的话一笔勾销,竟然还胡言乱语说是我们在“说谎”,是“中国人自己编出来的南京大屠杀”!
        多么无耻!怎不刺痛我等的心呵!
        公祭!必须公祭!这既是对自己死难同胞灵魂的安抚,也是给那些犯罪者的警示,我们早该这样傲了!
 
        中华民族一向爱好和平,我们曾经放弃了对侵略国的战争索赔——关子这—点也有必要向我们的人民说明:对侵略国日本的战争索賠,1945年《波茨坦公告》中有明确规定,然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当时的美国等国家出于自身的目的,撇开中国,于1951年在旧金山签订了于次年生效的《旧金山和约》,让中国放弃赔偿。这笔账,美国当政者可以说是心怀鬼胎,而日本国则是心知肚明。他们的这一严重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伎俩,应该成为世界和平史上的一大耻辱凭证。
       尽管如此,友好和宽容大量的我们,不仅没有再纠缠旧账,而且在新中国成立后曾经多次千方百计地把友善之手伸向日本,将千千万万的优秀儿女送去东洋加强中日友好交流,但日本的一些政治家不干,屡屡阳奉阴违,挑衅我中国人民挑衅我中国人民的心理底线,直把整个中华民族的怒火重新点燃起来,也让那些深埋在“万人坑”里的一个个冤魂再度苏醒复活……
       于是我们不得不以另一种特殊的形式——国家公祭,来警告这个罪孽深重又不愿悔改的邻国。同时也告诫自己的国民:要取得和平与安宁的幸福生活,就永远不能忘却历史、忘却苦难。
       当象征国家权力的表决在人民大会堂公告后,每年的12月13日——这个带着国耻和痛苦的日子,从此要举行我们 每个中国公民必须垂颅而默哀的日子。
       这是一种痛苦的选择,烙在心坎上的记忆,它让我们有了一种新的国家意识。
       然而,这样的选择和记忆其实来得太晚太晚。明年(2015年)便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由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三个所谓的“轴心国”发动的这场人类历史上伤亡最严重、最惨烈的法西斯战争,战火殃及全球60%的国家,约6000万人死亡,其中我们中国死亡人数达3500万之多,经济损失在5000亿美元以上(当时的货币价值),为最大的受害国之一。
       祭奠亡者,乃是生者的一种寄托希冀和自我约束与祈福消灾的行为,中国古人重之,有“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除头七、二七……五七、七七(断七)和百日、周年等祭祀日外,还有一年四季中的清明、寒食、端午、中元、重阳等祖宗流传下来的诸多祭祀节日。祭礼周全的中国,却偏偏少了一种祭奠,即对战争亡灵尤其是国耻之痛的祭祀。传统祭祀,人们多数是在对自己的亲人寄托思念之情。
       以往,我们缺少国家形式的对那些因战争而死亡者的公祭,我们因此长期以来也就缺少了一份内心的爱国与强国的动力。
       苏联人和今天的俄罗斯人做到了:每年5月9日,莫斯科广场上总会举行盛大的集会和阅兵式,无论哪一任国家领导人都会走向克里姆林宫一侧的无名烈士墓敬献上花圈。
       以色列人做到了:每年犹太历尼桑月27日(4月末或5月初),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总会聚集在“大屠杀纪念馆”哀悼死难者,那悲彻的鸣笛声令每一个人震撼。
       波兰人和德国人也做到了:每年成千上万人汇聚到波兰南部的奥斯威辛小镇,在希特勒纳粹政府当年修建的“杀人机器”——奥斯威辛集中营旧址内,举行公祭,悼念被法西斯残害的350余万包括犹太人在内的普通公民与反法西斯战士。
       美国人从不落后,他们有许多与战争相关的公祭。2011年,奥巴马总统签署命令,将日本军队偷袭珍珠港的日子作为“国家珍珠港荣军纪念日”,定期公祭在那场日军突袭中牺牲的2300多名官兵。
       中国以往一直没有国家形式的对二战死难者的祭祀活动,尽管我们伤亡3500万!但是,一个令我中国伤亡这么多人的国家却每年都在声势浩大地举行与二战有关的公祭,且政府首相和高级官员皆要出席。
       这就是日本。
       天理何在?难道作为死了这么多人的受害国,我们就该无声无息?
       提出这一自我反省的中国人叫朱成山,现在是中国南京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著名的日本二战侵华史研究专家。
       朱成山原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军官。22年前的1992年,他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开始在南京市委宣传部工作,因为当年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注1)缺一位“能干”的领导,所以他被调任为纪念馆的副馆长。一年后,他升任馆长且一直干到今天。现在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知名度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上也影响很大。2013年,到纪念馆参观的人数达500余万人,仅次于到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参观人数。朱成山对纪念馆的建设功不可没。
       朱成山说了两句令我有些吃惊的话。他说,“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能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一得“感谢”日本人,二得归功当时的南京市和江苏省几位有远见的领导。
       朱成山解释:“感谢”日本人,是因为以战争手段残害了3500多万中国人的日本,竟然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十年后的1982年,突然搞了一出大闹剧,他们的文部省将日本中学教科书中原本一直清楚明晰表述为“侵略中国”的文字改为“进入中国”。此番掩饰其在二战时犯下累累罪行的复辟军国主义的行为,激起了中国人民尤其是那些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和遇难者亲属们的极大愤慨。一时间,知识界和幸存者及遇难者亲属们纷纷写信给南京市、江苏省和中央领导,要求“把南京大屠杀血的历史铭刻在南京土地上”,“让日本人赎罪”的呼声震荡金陵内外。
        “日本人不仅改教科书,而且到处在为二战侵略战争中战死的日军将士竖神社碑、满州碑,我们为何无动于衷?他们竖他们的招魂碑,我们竖我们的抗战纪念碑!”
        “南京被日本侵略军残害了30余万人,应该立碑建馆,让世人牢记这一悲剧,更为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抬头。”时任南京市市长的张耀华,是建造“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主要决策者之一。如今张耀华先生虽年至古稀,然而他对当年建造这座具有世界意义的纪念馆记忆犹新。
 
 
       来龙去脉、滴水不漏;
       事实说话、一气呵成;
       用全球视野、做中外对比。
       以最短的篇幅,开肠破肚,让你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谎言无以遁形。
       这,
       就是何建明。
 
       关于《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的具体内容,我们只能提供一个目录,详情大家可以点击何建明的博客。
 

何建明先生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hjm9991


 《 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目录: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六十六年前,
        也就是1948年11月4日,第二次世界大战《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的开篇词。
        在凝重的黑色铺陈下,红底白字、赫然在目,于《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的封底之处,为全书作结,警钟长鸣:
        侵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行,是一切战争罪行的总和与根源。
 
        翻阅这本令人压抑之极的厚书,我们想了很多:
 
        德国的再生,
        离不开以色列犹太人的贡献,
        在全世界的天涯海角,时时刻刻、毫不放松地追查漏网的纳粹。
        哪怕,
        他们已经穷途潦倒,
        哪怕,
        他们早已是垂垂老矣。
 
        正义的审判,
        绝对不能允许缺席。
        历史的血债,
        更是丝毫不能容忍拖欠。
 
        1970年12月7日,
        波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
        一位名叫勃兰特、官拜总理的德国人,
        跪下了;
        而一个名叫日耳曼的民族,
        却就此重新站了起来、、、
 
        人们看得非常非常清楚:
        战后德国的重塑,
        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没有犹太人在世界各个角落,对纳粹余孽锲而不舍的追猎和讨伐,
        没有日耳曼民族自身理性思维的复苏,
        德国就很有可能与日本一样、、、、、、
 
       同样,世人看得更清楚:
       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伟大复兴
       同样也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清晰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翟乃社、陈道明等人演绎的电影《屠城血证》,在南京放映后的座谈会上,一些“南京大屠杀”受难亲历者的控诉,让人毛骨悚然。
       那种心灵震撼前所未有: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还就有这么残忍的事情。
       那种警醒刻骨铭心:
       人类最邪恶的天敌,恰恰是人类自身!
       人类中的败类,他们比世界上任何畜生野兽的能量,都要大无数倍。
       影片中故事主人公的生活原型,照相馆的吴先生,讲述了当年日本鬼子前来冲洗“南京大屠杀现场”、彰显“战功”的照片时,冒着杀头危险,偷偷多印了一套,留下罪恶铁证的历史传奇。
       会后数日,笔者还到百子亭他的小楼进一步了解到不少细节。
       从此,算是真正地彻底明白了:
       写这样的历史,
       用的根本不是墨,而是血!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顾华明社长介绍《南京大屠杀全纪实》诞生的经过


       许多历史碎片,奇妙地碰撞在了一起。
 
       旧时代,
        大多数中国人不仅仅是一盘散沙,
        而且还是一群懦弱的羔羊。
 
        展现在日本军国主义者眼前的,
        是一个又一个的不抵抗将军,
        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
        二十万不敢碰两万,
        那么多的军用飞机、毫发未损拱手相让。
        软弱,助长了敌人的嚣张;
        攘外必先安内,给侵略者吃了最大、最有效的定心丸。
 
        同样是在东北附近,
        日本关东军的试探性进攻,
        被苏联的朱可夫一顿毁灭性的暴揍,
        从此断了念想。
        即便是德国纳粹军队兵临莫斯科,
        面对着战略上绝佳的两面夹击,
        早已吓破胆的小日本,
        也只能是选择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号称日本精锐的几十万关东军,就这样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上,成了花瓶一样的摆设!
 
        同样是派轰炸机到日本上空,
        面对以木质结构为主的成片建筑
        美国,
        特意有针对性地选择了
        燃烧弹,
        还有那“胖子”和“小男孩”。
 
        中国,
        却是一厢情愿地选择了
        纸质的传单。
        天呐!
        真是活脱脱的一个:
        “宋襄公显灵”
 
        朱可夫的行为提示我们:
        对于那些无耻的日本政客,对于那些公然违背人类良知的无耻言论。
        就要有当年中国女排郎平、张蓉芳、周晓兰那样的精气神。
        大家齐心协力、默契配合,坚决果敢、绝不迟疑、毫不手软地,打出一个接一个、一串连一串,漂漂亮亮、干净利索的“探头球”!
 
        都叫日本,
        但,
        人民就是人民,
        无耻政客就是无耻政客。
        混在一起说事儿,是最愚蠢的!
 
        让人感佩的历史观,出现在香港的电影《黑太阳731》。
        片头,
        静默无声、黑底白字:
        友好归友好,历史归历史
 
        浩然正气、振聋发聩,真是经典的“黄钟大吕”、
        让我们肃然起敬,
        让我们刻骨铭心。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第一任馆长段月萍高度评价何建明的这部力作
 
 
        对于《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第一任馆长段月萍是赞不绝口,她这样评价:
能够将历史与文学结合起来,用老百姓容易接受和看得懂的方式,去警醒和教育国人,实在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
        这本书,也让她回忆起痛苦的往事:
        我就是侵略战争的见证人和受害者。
        我四岁就随家人当难民,从五六岁开始记事起,日本鬼子每次飞机轰炸后,我们同胞的手臂就挂在电线上,肠子淌满地,惨不忍睹,至今都忘不了。
        我没有当面接触过鬼子,是1985年组建纪念馆时,看到了大量的历史资料。
        直到1987年接待东史郎,我才见到了真的日本鬼子。心里充满了厌恶和仇恨。
        是他一次次真心诚意地忏悔,慢慢改变了我的感受。
        他在日本20多个城市做报告,揭露侵华罪行,每到一个城市都会给我写信。
        他在日本国内经常遭到右翼的攻击,甚至有人给他寄子弹。
        像这样真心悔过的日本人,实在是很少很少、、、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段月萍馆长题字
 
 
        对于《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的作者何建明,第二档案馆曹必宏副馆长特意做了强调:
        他看了几千万字的档案资料,以史学为依据,以文学为手段,这是一位具有历史眼光的作家。我们完全可以用读历史的角度去读这本书。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曹必宏副馆长发言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曹必宏副馆长题字

 
       在这部《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的背后,有着许多不为人知、催人奋进的故事。
       凤凰教育出版社顾华明社长,说得很动情:
       这是中国人自己撰写的完整而真实的南京大屠杀纪实作品,它记载了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为此,出版社一开始就采取了编辑提前同步深度介入的新模式,与作者一起,调档案、查资料、走访当事人和专家学者,为整体把握、后期编辑加工,提供了最直观的帮助。
        为了速度和质量,连续加班加点,并四次通校全书,细致核查每一处引文。多次邀请南京大屠杀的研究专家到出版社核对史实、反复斟酌,直至送审。光是封面设计就做了十几稿。
        顾社长很自豪:
        一部伟大的作品,一定深藏着伟大的灵魂!
        这本书不仅是凤凰出版集团今年的重点,向省委宣传部汇报后,得到了省委领导的极大关注,被全国新闻广播总局评为2014年五十本培养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点读物之一。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董大可:何建明先生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是中国报告文学高原上又一座新的高峰,是如椽巨笔写国殇。不仅要 “传下去,直到人类的尽头” ,也要传开去,遍及各个角落。建议改编成广播连载,建议出各种文字的译本、、、、


        我们对这一切,有着另外的解读。
        这本书的创作过程,非常清楚地告诉世人:
        这,
        绝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这是有血性、有担当的国人,共同发出的怒吼。
 
        同时,这也体现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一个成熟的民族,他们对待历史的态度。
        人和鬼,
        就是不一样!
 
        如果,我们将同为何建明先生的报告文学作品:《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与《国家——2011· 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放在一起,交叉阅读。
         当“1937”与“2011”凝眸对视,我们一定会创造出更多的、意想不到的阅读奇迹。
         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就能整明白,什么叫做:

         
                                                                           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前些年,侯勇主演的、抗日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大染坊》,有一段台词,令人感慨、回味无穷,很难忘却。
         原话已经记得不太准确,大意是:
         国家太弱,个人要是太强,
         等待他的命运,将是一场灾难和悲剧。
 
         朱成山、何建明,他们遇上了强大的国家,赶上了崛起的时代,成为各自领域的排头兵。自豪地、站在了民族伟大复兴队伍的最前列,辉煌着自己的人生、、、、、、
         在这里,
         无论是朱成山、何建明,他们对于国家和民族而言,
         还是国家与民族,对于朱成山、何建明他们来说。
 
         思来想去,
         最恰当、最简洁,最能涵盖一切的,
         只有,也只能是这两个字:

         幸甚
 
 
        1949年8月18日,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华夏大地上回响:
        别了,
        司徒雷登
 
        2014年12月13日,
        一个清晰的信号,在全球传递:
        别了,
        宋襄公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何鸣芳为中国首个国家公祭日做的一套藏书票: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似海悲怆迎公祭 如椽巨笔写国殇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