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用藏书票博客的形式来普及藏书票知识

 
 
 

日志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2009-09-15 20:57:02|  分类: 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作品在全国30多家单位制作成各种商品、工艺品等,最近,我第四次维权,法院两度将传票发到在盐城的观摩堂工艺装饰有限公司和他们在浙江义乌的销售点均被退了回来,为此,我刊登在博客里的文章:《何鸣芳再次呼吁维护著作权法的尊严!!!》两天来,大家来我博客中纷纷发表看法,希望国家能重视知识产权,维护知识产权法,谢谢大家发表的评论!借此,我刊登两篇《中国妇女报》和《法制日报》在网上刊登的我第二次维权的文章。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我的博客

                          一波三折维权路

                  http://www.sina.com.cn 2001年05月12日09:57 法制日报

一桩侵权明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标的仅为两万元的著作侵权官司,何以拖了两年之久?甚至还要惊动江苏省高级法院呢?这其中有哪些值得我们深思的呢?

南京画家何鸣芳创作的作品“长辫大帽少女”装饰画,于1987年12月21日在《中国妇女报》上刊登,1992年4月收入《何鸣芳黑白画集》中。1998年5月何鸣芳在南京市新街口百货商场购物时,意外发现南京丹妮制衣有限公司将这幅画用在了自己的商标上。

1998年3月,何鸣芳首先与丹妮制衣厂进行协商,因对方不承认侵权,何女士决定依靠法律解决此事。1999年4月19日,何鸣芳正式提起诉讼。经过慎重考虑,她选择了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庭来审理此案。

1999年6月24日南京中院正式开庭审理此案,在双方各自陈述以及法庭辩论后,就开始集中调查该商标的使用时间和数量。由于被告拿不出相关证据证明“长辫大帽少女”系自己创作,法庭于是要求被告必须在七天之内提供相关证据后再审。

两个月后,律师电话告知何鸣芳,法院准备庭外调解。可是不知何故,从那以后调解之事再无下文。何鸣芳多次打电话到法院,得到的答复要么是“再等等”要么干脆就告知“法官不在”。就这样,一晃就是大半年。

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二次开庭,距离起诉时间已近一年。第二次开庭基本上是重复上一次的审理内容,被告仍然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是该作品的创作者。在法庭进一步调查侵权商标的使用时间和数量时,被告拿出了一个早期使用的合格证,这却让原告发现两者所注的厂址不一致,因此,法庭认为出现了新情况,要被告提供迁址时间后再判。

2000年4月18日下午,法院电话通知何鸣芳拿判决书,令她想不到的竟然会是败诉。满以为自己会打赢这场官司的何鸣芳实在想不通,遂于4月29日向江苏省高院知识产权庭提交上诉状。2000年中秋节之时江苏省高院作出了终审判决:丹妮公司赔偿何鸣芳损失五千元;一二审诉讼费由丹妮公司负担,并于本判决生效后在《南京日报》刊登道歉声明。至此何鸣芳一家人终于可以在中秋之夜睡上一个踏实觉了。

然而执行又是个难题,2000年10月31日法官电话通知何鸣芳:丹妮公司已申请破产倒闭,希望调解,既不登报道歉,钱也只能分批慢慢还,法院执行庭要求原告配合工作,去查一下被告的实际情况。何鸣芳经过多方调查终于找到了蛛丝马迹,原来,“丹妮”已经成为了“爱涛”服饰,虽说厂址变了,可电话没变。一打电话找厂长,还就是被告。后经原告多次向法院申请执行以及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省高院的终审判决才得以执行。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普通案件的审限应为六个月。而此案案情简单、责任明了,一审竟然拖一年,还是错判。被侵权者即使千辛万苦打赢了官,所得赔偿也常常是抵不了高额的诉讼费和律师代理费。                   戴炎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法制日报 2001年5月12日报头 (第二次维权)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何鸣芳的版画藏书票博客

   法制日报 2001年5月12日三版

    《法制日报》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我的博客

   南京日报2000年12月2日报头

    《法制日报》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我的博客 

   

南京日报2000年12月2日南京丹妮道歉声明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我的博客

    这是我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败诉后,又上诉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胜诉后用我的这幅被侵权的作品做成了旌旗,送给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

    《法制日报》为我的维权记者写的文章:一波三折维权路 - 何鸣芳 - 我的博客

     在旌旗下留个影,唉——,太不容易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